喀喇昆仑之夏——巴基斯坦K2大本营徒步/snowlake徒步/北部地区游历


最新回复 (619)
  • hk08 2012-9-11
    引用 101
    Quote原帖由 湘西土人 于 2012-9-10 12:33 发表

    大城市这次就去了伊斯兰堡和拉合尔,卡拉奇太远没去,白沙瓦想去,当地中国人建议说不要去,最近比较乱。对城市的印象其实一般,北部喀喇昆仑山区的印象非常好,即使不徒步,光去hunza和skardu都很值。

    白沙瓦非常好,有味道。
  • 湘西土人 2012-9-11
    引用 102
    双方队员正式入场。
    山都马球赛,两个地区各派出三支队伍,都是各地区系列选拔赛的优胜者。7日和8日两天是预赛,每天三场比赛,上午一场下午两场,双方捉对厮杀。9日上午是决赛,双方各选派出表现最好的一支队伍进行较量,决出最终的胜利者。



    比赛即将开始,chitral的队员蓄势待发。

  • 湘西土人 2012-9-11
    引用 103
    一声哨响,比赛正式开始。

    马球比赛的规则比较简单:
    比赛一个小时,中场休息15分钟。双方各六名队员上场比赛,如果有一方的队员因伤下场,另一方也相应退出一名队员,保持双方场上人数相同。
    比赛时双方用T字形的长柄球杆将木球击打进对方球门,即得一分。可以用球杆击打阻拦对方的球杆,但不得击打对方队员和马匹。
    比赛时双方骑马高速冲刺,经常会冲出底线,因此球门两侧的底线是不设挡板的。如果球出了底线,球门边的球童立刻大力把手中的木球扔向中场,双方队员马上全力冲回中场拼抢。只要有一方进球,双方立刻交换进攻方向。这样的规则设置,导致比赛攻防节奏转换非常快,双方无论是否进球,只要球出了底线,马上就勒马掉头往回冲,比赛中几乎没有任何停歇时间,看得非常过瘾。
    而在海拔3700米的山都垭口进行这样激烈的对抗赛,对双方队员的体力,尤其是马匹,是极大的考验,往年曾发生过马匹因心脏承受不住而死亡的事件。



  • 湘西土人 2012-9-11
    引用 104
    双方你来我往,拼抢得十分激烈。



  • 湘西土人 2012-9-11
    引用 105
    球员高速冲刺,经常发生连球带马一起冲出底线的情况,站在底线的观众也很有经验,一看形势不对,立马拔腿闪在一边,让马撞到了可不是玩儿的。



    即将进球的一刻,站在球门边的双方球童和观众表情各异,有惊喜欢呼的,也有抱头沮丧的。

    球童手里拿的是备用球杆,比赛中经常发生球杆断裂的情况,球童要很机灵,马上跑进场地把球杆递给队员,换下损坏的球杆,还要注意不能影响比赛,不要被马匹撞到,真是项技术活儿。

  • adamlab 2012-9-11
    引用 106
    这一趟真心值了。。。各种精神文明建设都体验了啊。。。
  • 湘西土人 2012-9-11
    引用 107
    Quote原帖由 adamlab 于 2012-9-11 13:15 发表
    这一趟真心值了。。。各种精神文明建设都体验了啊。。。

    岂止啊,连骚乱都体验了,吓个半死~~
  • 湘西土人 2012-9-11
    引用 108
    到了比赛中场休息时间,双方打成2比2平。军乐队上场奏乐助兴。



    看看现场观众,人数还真多。

  • 湘西土人 2012-9-11
    引用 109
    中场休息时间,也有跳滑翔伞的,但这哥们运气实在太背,本来空中姿态控制得很好,即将落地时突然吹来一阵侧风,重重地摔在地上,当即受伤不能动弹。救护车呜呜开进场地,把他拉走急救去了。

  • 湘西土人 2012-9-11
    引用 110
    军乐队演奏完后,两个地区的舞蹈队上场,轮番表演地道的民族舞蹈,看得我们直呼过瘾。



  • 湘西土人 2012-9-11
    引用 111
    舞蹈环节最过瘾的应该算是刀舞了,身穿艳丽民族服装的男子手挥砍刀表演舞蹈。



    刀舞的视频片断:(用单反拍摄后经压缩处理,画质较差,凑合着看吧:loveliness: )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Q5MTQ1ODg4/v.swf

    [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2-9-11 14:07 编辑 ]
  • 湘西土人 2012-9-11
    引用 112
    中场休息后,比赛继续进行,双方竭尽全力拼抢。



  • 湘西土人 2012-9-11
    引用 113
    chitral以6比3大幅领先gilgit,gilgit竭力扳回,比赛进程十分激烈。



  • 湘西土人 2012-9-11
    引用 114
    偶尔有队员摔下马匹,比赛才得以稍稍中断。



    烈日下,观众们也是看得聚精会神,全情投入。

  • 湘西土人 2012-9-11
    引用 116
    双方比赛打成6比6平,又打加时赛。最后一分钟,gilgit打进致胜一球,成功实现翻盘。gilgit的球迷立刻冲进场内欢呼庆祝,主办方也宣布本场比赛结束,警察在场地中间拉着绳子,围出一个半圆形,准备颁奖仪式。



    获胜的gilgit队员被球迷高高抬起,欢庆胜利。而场地外,失利的chitral球迷则在一旁冷眼旁观。

  • 湘西土人 2012-9-11
    引用 117
    越来越多的球迷涌进赛场内,情绪激动,高声呼喊。
    我们听不懂他们喊的意思,就是觉得这情绪也太激动了吧。海洋还跟我说,看上去似乎不像是庆祝~~

  • 湘西土人 2012-9-11
    引用 118
    突然间,骚乱就发生了,大批人群冲向贵宾区的入口,想冲向高处的主席台,警察立刻挥舞手中的棍棒和武器驱赶,人群四散逃开,现场一片大乱。

    这一段骚乱的视频:(队友海洋用手机拍摄)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Q5MTc3NzUy/v.swf





    [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2-9-13 16:14 编辑 ]
  • 湘西土人 2012-9-11
    引用 119
    场地外的人群朝贵宾区扔石头,贵宾区则扔椅子还击。我和海洋本来站在前排,一看形势不对,马上往贵宾区的高处撤离,要是被椅子石头砸到可真是白砸了。
    刚爬上一半,就听见场地里“突突突“像闷声放鞭炮,回头一看,赛场中间的警察端着枪,朝天鸣枪示警清场。我和海洋简直不敢相信,这可是真枪实弹。

  • 湘西土人 2012-9-11
    引用 120
    爬到贵宾区的最高层,后面铁丝网有个小门,警察站在那里大声喊叫:所有人员马上离开!我和海洋也随着人流跑出场地外,回头一看,赛场内一片混乱,观众四散仓惶逃窜。
    此时我们还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了骚乱,到底是球赛骚乱,还是部族冲突,或者有恐怖分子混在人群中意图发动袭击。现场气氛十分紧张,我们一时还接受不了,赶紧把相机收起来放在包里,把相机包紧紧抱在胸前。海洋手里紧握着他的iphone4,一路不忘拍摄视频。

    这一段骚乱的视频地址:(队友海洋用手机拍摄)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Q5MTc1NTE2/v.swf



    [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2-9-13 16:15 编辑 ]
  • wy5277 2012-9-11
    引用 121
    哎呦,笑死我了,这马球比赛太玩命了
  • 湘西土人 2012-9-11
    引用 122
    跑到场地外,到处都是人在逃窜,我们都不知道往哪里跑好。就看见几个当兵的站在那里,海洋说,去和当兵的站在一起,暂时应该比较安全,于是我们就跑了过去。

    刚跑到当兵的身边,就听到旁边砰砰几声响,几发炮弹打到半空中炸开,白色的烟雾四散开来。是催泪弹!
    与此同时,一阵密集的枪声响了起来,听上去似乎不像是来自场地内的警察(巴基斯坦是允许民间持枪的),也不知道是哪里在开枪。

    我们顿时慌了,就看旁边当兵的一猫腰,往前猛跑。我们一看,当兵的都跑了,赶紧跟着后面逃吧。前面有个小土房子,海洋说,赶紧溜墙根,我们猫着腰就奔墙根而去,耳边还能听到流弹打在什么东西上面当当的响声。
    说实话,那时真是害怕,一是怕流弹,子弹不长眼;二是怕骚乱失控,发生抢劫什么的。猫腰逃窜到墙根边,一个警察蹲在那里打手势,叫大家都蹲下,我们还问他,这里安全吗~~队友海洋还不忘批评我是乌鸦嘴,真让我说中了(来看比赛之前,我还开玩笑说会不会遇到什么恐怖袭击,然后警察大战恐怖分子,我们现场做战地报道啥的,没想到真让我说中了~~吓得我以后一路都不敢再说啥丧气的话了~~)

    还没进小土房子,催泪弹的烟雾就飘了过来,熏得我们眼泪鼻涕直流,活了半辈子,第一次被这玩意熏。我们赶紧溜进小土屋里蹲下,用水壶里的水把头巾打湿,把脸包起来。
    蹲了一段时间,外面似乎喧嚣的声音渐渐远去,催泪弹的烟雾也不那么刺眼了,我才发现,小土房子里除了我们,还蹲了几个当兵的和几个当地人。

    外面传来一阵直升飞机的轰鸣声,我站起来,从土窗往外望,看到半空中有直升飞机在巡视。外面的人群已经远离,我寻思,是乘现在貌似比较安定了,赶紧去找我们的司机返回营地;还是在这里再躲一会儿呢?

    还没想好呢,就看到一个当兵的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从墙角端出一盆面饼往外走,经过我身边,还笑咪咪地问我:哪,要不要吃块饼啦?
    我当时就无语凝噎,简直要泪流满面,我都吓个半死了,你还问我要不要吃饼!

    这一段骚乱的视频:(队友海洋用手机拍摄,里面那个穿黑衣戴蓝帽子的就是本人)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Q4OTg3NDky/v.swf




    [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2-9-13 16:16 编辑 ]
  • robin 2012-9-11
    引用 123
    看来矛盾还是很尖锐的,都动刀动抢了。
  • adamlab 2012-9-11
    引用 124
    这趟出去的真心值了!啥都体验过了,人家还热情的问你们要不要吃饼。。。:loveliness:
  • 风清扬 2012-9-11
    引用 125
    我在装备者一口气看完的帖子不多,之前湘西的老帖子是一个,然后有彩云指南和爱水电的。

    坐等更新。

    ------------------------------------------------------------------------------
    我认识湘西我骄傲,湘西认识我我自豪

    哪,要不要吃块饼啦?
  • wlb505 2012-9-11
    引用 126
    哪,要不要吃块饼啦? 嘎嘎嘎嘎
  • 引用 127
    吃块饼压压惊!
  • 小强 2012-9-12
    引用 128
    继续顶起 追!
  • hk08 2012-9-12
    引用 129
    哎 shandur马球赛真想去看
  • kenleegx 2012-9-12
    引用 130
    来人,伺候两位公子吃饼!
  • 黄金眼 2012-9-12
    引用 131
    真心玩的刺激心跳
  • lan_天 2012-9-12
    引用 132
    hehe!想问问跟那里的人们大都用什么语交流的多?英文?
  • parisman 2012-9-12
    引用 133
    坐等大片更新
    看的那叫一个刺激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34
    Quote原帖由 风清扬 于 2012-9-11 18:46 发表
    我在装备者一口气看完的帖子不多,之前湘西的老帖子是一个,然后有彩云指南和爱水电的。

    坐等更新。

    ------------------------------------------------------------------------------
    我认识湘西我骄傲,湘 ...

    那个当兵的,也绝对是乌鸦嘴。自从他问我要不要吃饼之后,我们走K2BC的12天里,厨师天天做饼给我们吃。我这个南方人,本来就不爱吃饼,那些天吃得我痛苦不堪。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35
    Quote原帖由 lan_天 于 2012-9-12 11:51 发表
    hehe!想问问跟那里的人们大都用什么语交流的多?英文?

    他们的官方语言是乌尔都语,相互交流也是乌尔都语。但是有不少人会讲英语,而且发音我觉得比印度人要好懂很多。
    即便是乌尔都语,不同地区之间也存在差异,就好比我国的方言。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36
    等了一会儿,局势比较平静了,我们出去找到了司机,赶紧返回营地。
    厨师海亚德正在做午饭,老板巴瑞忙着收拾东西。一问巴瑞,才知道骚乱的原因。原来gilgit攻入致胜一球后,球迷立刻冲入场内庆祝,组织方也宣布比赛结束。对方chitral的球迷就不干了,认为比赛还剩下一点时间,他们还有机会扳平,gilgit的球迷进场庆祝是干扰了比赛,组织方的决定不公平,于是就开始抗议,双方球迷对骂,然后,就骚乱了。
    我们听了很无语,就为这点事,搞得又动枪又放炮的,乱出了国际先进水平。

    巴瑞的另外一组客人是从伊斯兰堡来的两口子,还带着两个娃,显然受惊吓不小,吃完午饭后巴瑞就送他们下撤。问我们是一起下撤呢,还是呆在这里看完比赛再走?
    我和海洋一商量,觉得今天上午搞出这么大动静,后面的比赛应该加强了安保,不太可能再出啥乱子了。而且我们原定三到四天的行程,还没看决赛呢,就这么回去有点亏,还是按原计划看完决赛再走吧。
    巴瑞说这样也行,反正有两辆吉普车。吃完饭后巴瑞和一个司机带着客人就匆匆下撤了,留下了司机加迪姆和厨师海亚德陪着我们。

    我们哥俩坐在帐篷里,心情还没有平复,这才刚进入巴基斯坦不到一个星期,就有这样的奇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感觉上午的遭遇就好像一场梦。

    下午我们哥俩又壮着胆子去赛场了,一看场地边上,增加了好些军车和警车,组织方动作还挺快,也不知道从哪里调来的军队。



    进入到场地的贵宾区,增加了好些警察,手里拎着枪就站在你旁边。贵宾区的座位空出来很多,看来上午的骚乱,吓跑了不少贵宾。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我们哥俩都是无产阶级,胆子比较大。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37
    下午有两场比赛,第一场比赛显然受到上午骚乱的影响,整个场地内气氛都比较沉闷,太阳爆晒。比赛波澜不惊地结束了,对方chitral取得了胜利,马上举行了本场的颁奖仪式。



    失利的gilgit球员拿着小奖杯,回到座席,坐下休息,看上去一脸郁闷。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38
    第二场比赛气氛就热烈多了,比赛比较激烈,现场秩序井然。
    其实我觉得我们的心态还是很矛盾的,现场有骚乱吧吓个半死,没啥意外吧又觉得不够刺激,所谓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39
    7月9日,决赛日。
    昨晚不知道哪里来的观众,整夜都在吹吹打打狂欢,音乐声响了一通宵。
    早上起来,湖边遇到一队chitral来的大学生,很欢乐地在跳舞,昨晚的音乐就是他们放出来的,真是精力旺盛。



    旁边还有几位骑手,其中有一位女骑手,我们在巴基斯坦还没有看到女士这样骑马公开参加社交活动,看来也是大户人家比较有个性的小姐。



    [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2-9-13 16:17 编辑 ]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40
    湖边新增加了很多蓝色的帐篷,走近一看,都是中国援助的。



    经过主营地,很多人都在收拾东西,准备一看完决赛马上下撤,路况不好,怕走晚了堵车。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41
    进入到场地内坐下,前面坐着一排大叔,带着当地有特色的羊毛帽子,还插着鹰羽毛,看上去很气派。



    空中又有跳滑翔伞的助兴。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42
    主席台来了个大人物,接受军队的行礼,据说是gilgit的部长。



    球员们开始进入场地热身。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43
    决赛开始,双方都派遣上最强的队伍,对抗十分激烈。没多久就发生了球员摔下马受伤的意外,比赛中断,而后双方各减少一名球员。





    [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2-9-12 16:14 编辑 ]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44
    比赛的进程却出乎意料。gilgit首先进球,然后chitral迅速实现反超并大比分领先,比赛早早失去了悬念。最终chitral以10比5大胜gilgit。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45
    比赛结束,chitral球迷在场内欢呼庆祝,gilgit的球迷无心观看颁奖仪式,大家匆匆离开场地准备下撤,乱哄哄到处都是人和车辆,唯恐走晚了被堵在路上。
    狭窄的下山道路上展开了一场山地追逐赛,灰尘漫天。



    路边的田园风光。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46
    沿途的田园风光,并不是什么旅游景区,风景看着也相当舒服。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47
    吉尔吉特河汹涌流过。



    再往前走,前面出现一个小村庄,名叫pingal,有着美丽的河谷风光。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48
    到了这个pingal小村庄,就遭遇堵车,司机把车停在路边,去前面查看情况。我们以为是下山的车太多了堵车,或者有啥交通事故,也没在意。
    过了一会,司机回来了,我们问他:大概还要多久才能走?
    司机很认真地想了想,说:大概4个小时吧。

    我们吃了一惊,这个小地方,什么事故要堵4个小时?于是自己下车去前面查看。一看不得了,尼玛,这那是什么交通事故啊。
    原来村边有条小河,7月8日,也就是昨天早上爆发了很大的泥石流,泥浆裹着巨石,冲毁了百米多宽的一段公路,好在没有听说造成人员伤亡。现在泥浆还没有干透,急着过河的人在石头上跳来跳去。



    看着这一堆比人还大的乱石,只看到一辆工程车在慢吞吞地平整石头。我发现我们司机说话也很谦虚,别说4个小时了,就这进度,4天也未必能通车啊。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49
    去gilgit只有这一条道路,绕道也没办法绕。村庄只有一家小旅馆,此刻已经爆满。好在我们司机和老板熟,在院子里找个地方给我们支起了帐篷,今晚就在这里过夜。
    在小旅馆里我们意外遇到了昨天和巴瑞一起下撤的司机,他们昨天到了这里也过不去,住了一夜,今天早上巴瑞和客人涉水过河,去对面找车返回gilgit,他留在这里看车子。

    傍晚时分,我又去看了看,工程车早就退到一边休息了,很多人乱哄哄地在推着摩托车过河。帮人推摩托车和帮人抗货物过河,已经迅速发展成为当地村民的一项副业。



    河边的乱石崖上,还有人在清理碎石。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50
    7月10日,晴。这是我们的帐篷,还是国产探路者的,搭建在旅馆的番石榴树下,未成熟的番石榴散发出阵阵清香。



    吃过早饭后,我们协商好了,司机留下来看车子,厨师海亚德陪着我们俩过河,去对面找车子返回gilgit。
    越过乱石堆,来到小河边,上面架了两根木头,做了个临时小桥。



    [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2-9-13 16:18 编辑 ]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51
    过河之后,来到对面的小商店,坐在里面等车。
    在店门口,意外遇到了gilgit下撤的马球队组织者,带着一个大奖杯。于是我就很荣幸地和奖杯来了个合影,表情尽量模仿新闻联播里和蔼可亲的外宾。

  • 湘西土人 2012-9-12
    引用 152
    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吧,终于来了一辆中巴车,大家乱哄哄往上挤。其中有三个老外,我们哥俩,还有一个英国女士。女士们就坐在了前排的女士专区,我们哥俩和厨师海亚德挤在了最后一排。

    中巴车不大,里面共5排座位,每排坐4个人,包括司机旁边也是,这样满满当当挤下了20个人,坐在里面基本上就是动弹不得,闷热无比,浑身冒汗。
    这还不算,车顶上堆了一大堆行李,又爬了4个人坐上去。然后,车屁股上装了铁架子,又外挂了4个人。小小一辆中巴,共搭乘了28人,外加一堆行李。我跟队友海洋说,这就叫小马拉大车。

    司机发动了车子,一阵吭哧之后,小中巴车摇摇晃晃终于上路了。路况也不好,路边就是滚滚的吉尔吉特河,我想不管多么不舒服,只要能回到吉尔吉特就行。
    然而,情况还没有结束。刚出发不久,司机不知道为啥,和旁边的乘客吵起架来。为了加强声势,司机用一只右手开车,腾出左手来比划手势,两人吵得不可开交,车子开得摇摇晃晃。
    车内的乘客都吓坏了,大家七嘴八舌纷纷劝架,坐在司机后面的英国女士简直震惊得要晕过去。好在两人吵了一阵子,终于闭嘴。后面一路平安顺利,下午终于回到了吉尔吉特的旅馆。

    旅馆老板巴瑞跛着脚出来欢迎我们,我们问他咋的啦?巴瑞苦着脸说,昨天早上他们过乱石堆和小河时,客人中的胖太太是他亲自背着过河的,结果脚被石头划了个口子。我们同情地感叹,太可怜了,旅行社老板也不好当啊。
    巴瑞说,这还不算,昨天早上他们是第一批过河的,有一段水流实在太急,不能趟水。他没办法,只好花两千卢比,找当地村民买了两根木头,架了个临时小桥。
    我们都乐了,原来这样啊,今天我们过河时,还看到你的两千卢比,在那里躺着哪!

  • pingal 2012-9-12
    引用 153
    终于知道跟我同名的小村长什么样了,我才是最应该去的……
  • 黄金眼 2012-9-12
    引用 154
    每日一顶
  • 湘西土人 2012-9-13
    引用 155
    Quote原帖由 pingal 于 2012-9-12 19:47 发表
    终于知道跟我同名的小村长什么样了,我才是最应该去的……

    太巧了,村长出现了,什么时候去视察一下吧~~
  • 湘西土人 2012-9-13
    引用 156
    7月11日上午10点,我们告别了horizon旅馆,乘坐中巴向skardu出发,去找向导sharif,准备我们的徒步旅程。
    中巴出城后,先是向南,然后过gilgit河,沿着印度河的河谷往西。这里风景看着一般,在地理上可是大大有名,乃是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兴都库什山脉的分界点。就是这狭窄的印度河谷,北岸属喀喇昆仑山脉,南岸属喜马拉雅山脉。窄窄只有二三十米宽的印度河,就这样分隔开了两座世界级的大山,真是不可思议。





    [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2-9-13 16:20 编辑 ]
  • 湘西土人 2012-9-13
    引用 157
    去skardu的公路,是在陡峭山坡上开出来的一条狭窄的小道,路边就是滚滚的印度河。有些路段相当惊险,只能通过一辆车,有时两车相遇,需要倒车找好位置才能勉强擦身而过。



    就在这狭窄的河谷里,也有几个小村庄,顽强地在山腰开垦出层层梯田。

  • 湘西土人 2012-9-13
    引用 158
    路边村庄的田园风光。第一张是南岸的,算是喜马拉雅山区田园风光;第二张是北岸的,就算是喀喇昆仑山区田园风光吧。



  • 湘西土人 2012-9-13
    引用 159
    这一段狭窄的印度河谷,有上百公里长,需要跑4个小时左右,中间有停车吃午饭的站点。路上还有几个检查站,老外经过这里要登记护照和个人信息。
    在出发6个小时后,下午4点,我们进入了一片开阔的河谷,skardu就位于河谷东侧。印度河在这里变得平缓开阔,倒映着天光云影。



    途经几个小村庄和skardu机场,下午5点左右,我们到达了skardu,一个位于喀喇昆仑山区腹地的小城镇。城镇不大,主要街道就是一条college road学院路,这个名字让我想起北京海淀区的那条著名街道。

    我们在向导推荐的Indus motel住下,旅馆位于学院路的西段,离向导sharif家很近。旅馆的普通房间价格是800卢比,VIP房间1200卢比。相比普通间,VIP房间的窗户朝南,光线风景都更好,卫生间也是贴瓷砖的,很干净,卫生间内有热水器可以随时洗热水澡。我们想反正也住不了几个晚上,就比较腐败地选择了VIP房间。
    旅馆的老板,是《三杯茶》作者葛瑞格·摩顿森的朋友,中亚协会的成员之一,书中还有他和摩顿森的合影,旅馆的餐厅里也有摩顿森送给他的照片。

    晚上向导sharif找到了我们,大致协商了一下行程,并且检查我们所带的装备是否够用。队友海洋的徒步鞋比较旧了,鞋底偏软,sharif建议他去买双更好的鞋。

  • 湘西土人 2012-9-13
    引用 160
    7月12日,sharif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
    我们斜对面的房间,住了两位来自巴基斯坦南边的客人,其中一位是英语教师。这哥俩发现我们两个远道而来的中国客人,非常热情,来到我们房间和我们握手寒暄,满面笑容,表示强烈的欢迎,让我们受宠若惊。

    将近中午时,sharif来到旅馆,带我们去他家。他家就在旅馆后面的河谷里,树林掩映着的小村庄。



    午餐很丰盛,咖喱羊肉、薯条炸鸡块、米饭、面饼,还有芒果和肥美多汁的大杏子。那杏子可真好吃啊!sharif和他叔叔阿里做陪,我们吃得简直有点撑着了。
    sharif还给我们哥俩一人送了顶当地的羊毛帽子,就是马球赛上的大叔们戴的那种,当然没有鹰羽毛。这帽子我很喜欢,带回国来了,和朋友吃饭的时候可以戴出去显摆一下。

    问了一下关于徒步许可证的事情,sharif说还没有办好,需要等两天。建议我们可以利用这两天,乘车去南边的deosai高原玩玩,天气好的话,可以往西远眺南加帕尔巴特峰的rupal大岩壁。我们本来就有看南加帕尔巴特的计划,觉得这个建议不错,就同意了。

    吃完饭后,sharif陪我们去买鞋,在街上找了一家装备店,店里有很多二手的装备,服装、睡袋、鞋子啥的,都是从来登山或徒步的客人那里回收的。海洋挑了双二手鞋,虽然比较旧了,鞋底总比他自己带来的那双探路者要硬,而且价格也不贵,人民币两百左右吧。

  • 湘西土人 2012-9-13
    引用 161
    下午我们哥俩无聊,上街闲逛。返回时遇到了对面房间的那两个巴基斯坦哥们,打扮整齐,衬衫西裤,见到我们又是笑容满面,热情洋溢,握手寒暄。

    我们见他俩穿得那么整齐,问他们干吗去啊?那个英语教师说:去city bar。
    啥?我们哥俩都以为听错了,在这个传统保守的伊斯兰国家小城镇,居然还有city bar?
    对,那个英语教师很肯定地重复了一遍,没错,是city bar。而且还说,very funny,每次他来这里都要去玩玩的。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去?很近的,走5分钟就到了。

    我们哥俩大为心动,没想到还能去当地的bar,没准还有当地的歌舞表演、特色饮料啥的(酒就别想了),就兴致勃勃地跟着他们去了。
    拐上一条小街道,这一走就是十多分钟,还没到。英语教师解释说,本来走5分钟就能到,我们今天走得比较慢,所以时间长一点。
    又走了一会儿,眼见着越来越偏僻,我还想这个city bar的位置也够偏的,看来是不想引起公众的注意,比较低调,毕竟这里是伊斯兰国家~~

    这时,英语教师手一指,很高兴地说:到了,就是这里!
    我们哥俩定睛一看,前面出现一座大门,上书几个大字:city park。原来是城市公园!
    我和海洋当时就要吐血,这哥们还是英语教师,这都什么发音啊,能把park念成bar。敢情这哥俩穿戴这么整齐,衣装笔挺,是来逛公园的。

    当时我俩就打算返回,几个大老爷们来逛公园有啥意思。可是这样做,肯定会深深伤害那哥们的心,有损中巴人民的深厚友谊。于是我俩商量说,进去随便逛一下,说还有别的事情,早点出来就好了。
    我们四个人就结伴进去了。好在这是伊斯兰国家,妇女一般不出门,逛公园的都是男士结伴,倒也没啥。但是队伍里有我们两个中国老外,还是引起了公园里巴基斯坦人民的围观。

    这公园非常原生态,树木杂草乱长,似乎没有怎么清理过。那两哥们兴致高昂,不时拉着我们合影。我们逛得实在无聊,看到几棵杏树,熟透了的杏子掉到地上,也没人采摘。
    海洋当时就说了一句这杏子不错,旁边两个围观少年立刻自告奋勇,嗖嗖就爬到树上去给我们摘杏子,一把一把往下扔。吓得我们直喊危险、下来,人家根本不听,很热情地给我们中国朋友摘杏子。

    树很高,杏子扔下来都砸烂了,我灵机一动,想起今天随身带了把折叠伞,于是把伞撑开,倒扣过来,就像端着个大篮子,在树下跑来跑去接他们扔下来的杏子。
    唉,那个样子,现在想起来,要多傻有多傻。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们一百年没吃过杏子,馋成这样。

    回到旅馆后,那两哥们又来敲我们的房门,送了两本书给我们,里面写满了乌尔都语的各种诗词啥的,还特意写上了我们的名字。英语教师负责给我们授书,就像新闻联播里,国家领 导人友好庄重地交换文本协议那样,他的朋友则负责给我们拍照,我们又模仿了一遍外宾。

    授完书之后,这哥俩又热情地邀请我们共进晚餐,而且是他们请客。我和海洋实在不好意思,只好找借口说晚上已经约了向导谈行程,婉转地推辞掉了。这巴基斯坦人民对中国朋友的友好热情,实在让我们俩有点招架不住哇!



    [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2-9-14 15:36 编辑 ]
  • 湘西土人 2012-9-13
    引用 162
    7月13日,sharif找了辆吉普车,阿里叔叔陪着我们,往南去deosai高原。
    出城后开始爬坡,没多久就来到了satpara湖,湖泊不大,出口建有水电站,是中国援建的,难怪skardu停电比较少。



    过了湖泊不久,路边有个小村庄,这里就是向导sharif的老家satpara村。村子建在小河边,虽然不大,田园风光很不错。

  • 湘西土人 2012-9-13
    引用 163
    站在satpara村,眺望北边的satpara湖,远处天边的雪山海拔6千多米,就是我们徒步要经过的地方。



    小小山村的风光。

  • 湘西土人 2012-9-13
    引用 164
    一路走碎石路上山,半途中我们的吉普车爆胎了,而且一爆就是两个。好在有辆卡车经过,借了个备胎给我们。卡车顶上坐着人,下面装着几头牛。



    一路爬升,来到了海拔4080米的ali malik营地,这里有间简陋的石头房子,是家小旅馆,给过路的人提供餐饮住宿。另外还有两间废弃的房屋,今晚我们就在房屋内打地铺。

  • 湘西土人 2012-9-13
    引用 165
    天气阴沉,远眺天边,根本看不到南加帕尔巴特。我们闲得无聊,开车在周围乱逛。阿里叔叔还不顾水温刺骨,跳到小河里去钓鱼,什么也没吊着。



    回到营地,小旅馆里来了几个当地的牧民,坐在小屋子里喝点热水。
    黄昏时分,气温更低,我很不幸着了凉。

  • 湘西土人 2012-9-13
    引用 166
    7月14日,天气晴朗。阿里叔叔带我们爬到边上的小山顶,去眺望南加帕尔巴特。
    可怜我昨天着了凉,早上起床就拉肚子了,浑身乏力,爬坡远远落在了后面。



    天气真是不错,阳光普照deosai高原。从这里往南走,就是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军事分界线。deosai高原因地势高,军事意义非常重要。
    好不容易来到小山顶,往西眺望,天边满是云彩,根本看不到南加帕尔巴特的影子。我们头顶上倒是一片晴空,真是气人。

  • 湘西土人 2012-9-13
    引用 167
    我们不甘心,在山顶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天边云彩一点也没有散开的意思,只好悻悻下撤。
    阿里叔叔指给我们看,小山顶边有架飞机的残骸,是几年前巴基斯坦军队的一架飞机,因天气不好在这里撞到了山顶上。



    回到营地,我们收拾东西下撤,这两天的行程真是不划算,想看的南加帕尔巴特没有看到,我还着凉生病了。

    回到skardu,sharif来看我们,说徒步许可证到明天,也就是15号就能办好了,还有两个德国人和我们共用一个许可证文件,计划16号出发。现在看我病怏怏的样子,sharif和海洋都很替我担心。
    我赶紧安慰他们说没事,这种事情以前也发生过,我2010年走安娜普尔娜大环线之前,也是在博卡拉生病拉肚子,拉得死去活来,可是吃了药,好好睡一觉,徒步上路之后,第一天就好了。所以我有经验处理这种情况的,不用担心。
    这么一番说辞,看上去他俩好像放心一点了。当然,我没有告诉他们,其实我在博卡拉是拉了三天肚子。没必要让他们替我担心嘛。

    晚上我吃了药,洗个热水澡,早早躺在床上捂个严严实实,一阵一阵直出汗。

  • 湘西土人 2012-9-13
    引用 168
    7月15日,我们睡了个小懒觉,起床之后,老板告诉我们,sharif早上已经来过了,给我们送来了一盘杏子。
    队友海洋很有风度,让我这个病人先挑。我迫不及待挑了个最大的放进嘴里,那甘甜的滋味啊,让我一下子就忘记了病痛,犹如身在天堂。
    还没等我吃第二个呢,旅馆老板就很严肃地告诉我:你不能吃,你现在拉肚子,吃杏子对你的肠胃很不好。
    我顿时感觉犹如从天堂掉到地狱,眼泪都快要下来了。海洋同学在旁边,很同情地把杏子吃了个一干二净,还安慰我说,等我病好了,杏子多得是~~

    吃完早餐后,旅馆的伙计告诉我们,附近的gamba村今天有阿舒拉节游行活动,问我们有没有兴趣去看。我们都没听说过这个节日,赶紧上网查询,网上是这么介绍的:

    “阿舒拉节”是伊斯兰教什叶派穆斯林为哀悼穆罕默德的外孙侯赛因遇难的重要纪念日。公元680年,侯赛因对当时的继任哈里发不服,与家属一行离开麦加,在行抵伊拉克境内的卡尔巴拉时,遭倭马亚王朝骑兵的追击,侯赛因一行全部战死。此日正是伊斯兰教历1月10日(阿舒拉日),什叶派认为侯赛因是殉教圣徒,这一日遂被定为该派的蒙难日和哀悼日~~并发展成为什叶派穆斯林最重要的纪念日~~

    ~~支持阿里及其后代的什叶派穆斯林认为自己并未全力保护侯赛因,因而在这一天实行对侯赛因的哀悼和对自己的惩罚。世界各地的穆斯林都会纪念阿舒拉节,但以什叶派穆斯林的做法最为激烈。他们在这一天为了惩罚自己和哀悼,会穿上深色的衣服,上街游行、捶胸顿足。用名为zanjeer zani的刀片或铁链劈砍自己的背部,用刀片切割额头直至流血。他们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忏悔。不仅成年人,儿童也要做出这样的举动以让安拉带给自己好运~~

    由于阿舒拉节是什叶派穆斯林和逊尼派穆斯林分裂的重要标志之一,因此有些逊尼派领 导人禁止人们纪念阿舒拉节,而一些激进的逊尼派也会趁此机会向什叶派发动暴力袭击乃至自杀性爆炸袭击~~

    看了上述的介绍,我和海洋都很激动,没想到居然有机会参观这样一个宗教节日游行,而且是有些极端行为的宗教游行。伙计告诉我们,今天是在gamba村游行,过两天会转移到skardu来,但是你们过两天已经进山,就看不到了。

    吃完午餐,旅馆的两个伙计开着吉普车,带我们去机场附近的gamba村。还没进村,道路就已经封闭了,警察设了几道岗哨,对我们搜身检查。
    再往村里走,就看到了游行的队伍。附近的十几个村子都参加了,每个村子一个方阵,前面举着旗帜开道。



    每个村子方阵前列,都是几个少年开道,果然如网上介绍的那样,他们身上带有血迹。
    (下面的内容,部分照片比较血腥,请注意。另外,关于自残这种行为,只能说,和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有关,很多宗教都有比较极端的表达信仰的方式。)



    [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2-9-14 15:37 编辑 ]
  • 湘西土人 2012-9-13
    引用 169
    参加游行的都是男性,街上也看不到有女性,只有少数妇女躲在一堵矮墙之后默默地观看。
    游行的队伍,每两排面对面站立,高呼口号,交替高举双手,大力捶胸,声音如敲皮鼓,嘭嘭作响。

    阿舒拉节游行的视频片断: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U0NjEwODcy/v.swf





    [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2-9-25 18:02 编辑 ]
  • 湘西土人 2012-9-13
    引用 170
    有一些参加游行的,裸着上身,胸口已经变红,即将破皮,表情依旧十分狂热。



    旁边的房顶上,警察注视着游行的队伍,防止出现任何意外。

  • 湘西土人 2012-9-13
    引用 171
    参加游行的很多人,都穿着T恤,捶到胸口发红。



    而比较极端的一部分,手臂和前胸明显有自残的痕迹,此刻已是血迹斑斑。

  • 黄金眼 2012-9-14
    引用 172
    :funk: :funk: :funk:
  • hk08 2012-9-14
    引用 173
    在巴基斯坦感受最深的就是巴对中国的友谊,尊重和感情,每天都听到best friend,brother的称呼,还有经常被请吃饭,帮付车费的事情。下图拍于火车上的厕所里:当别人(暗指印巴战争时抛弃巴的美国和西方)抛弃我们时,中国是始终与我们同行的朋友
  • wy5277 2012-9-14
    引用 174
    巴铁,巴铁,可靠的伙伴,兄弟情谊。
  • 湘西土人 2012-9-14
    引用 175
    参加游行的队伍越来越密集,人们的情绪也越来越狂热痴迷。



  • 湘西土人 2012-9-14
    引用 176
    整条街上除了当地人,就我和海洋两个外国游客,衣着明显不同,还背着单反,走到哪里都很显眼。



    每次我们端起相机拍照,游行的人很多就扭头看着你。那是一种很木然的眼神,说不上欢喜还是悲伤,说不上是友善还是憎恶,让你心中觉得发毛。
    陪同我们的旅馆伙计,教我们跟着节奏不断轻轻用手拍打胸口,就像其他围观的当地人那样,也许能增加他们的认同感。

  • 湘西土人 2012-9-14
    引用 177
    所有游行的队伍向村子里的清真寺集中,人群越来越拥挤,气氛狂热,置身其中,有种恍惚的不真实感。



  • 湘西土人 2012-9-14
    引用 178
    我们随着拥挤的人流来到清真寺前的小广场。一扭头,一个背部满是伤痕的游行者和我擦身而过,吓了我一大跳。



    清真寺前的警察发现了我们,以安全为由,很客气但是很坚决地让我们离开。

    虽然知道当地人对中国人很友好,但是那么多双眼睛木然盯着你,还是觉得有些毛骨悚然。我们自己也有些担心,前几天的球场骚乱给心里留下了阴影,于是我们和旅馆的伙计就此返回。我生病还没有好,早点休息,为第二天即将开始的K2BC徒步作准备。

  • 湘西土人 2012-9-14
    引用 179
    第一部分:游历巴基斯坦北部:陌生的朋友 就写完了。本来主要是去徒步的,这前戏实在有点儿长。
    接下来写第二部分,关于12天的K2BC徒步。
  • wxg35 2012-9-14
    引用 180
    快点快点
  • 湘西土人 2012-9-15
    引用 181
    第二部分:K2BC徒步:冰河世纪

    喀喇昆仑山脉主要位于巴基斯坦北部和中国新疆南部,也包括了印度西北部及阿富汗、塔吉克斯坦的一部分,全长800公里,宽度约240公里。其中在巴基斯坦北部的核心区域,长度不过400多公里,却是高峰密集,有4座超过8千米的高峰,以及20多座海拔超过7千米的高峰(在我手中的巴基斯坦北部山区地图上,标出来的7千米以上高峰有四十多座),其密集程度远超喜马拉雅山脉。最著名的,当然就是海拔8611米的世界第二高峰K2乔戈里峰。

    除了高峰密集,喀喇昆仑山脉还是世界上除两极之外冰川最为发达的地区,集中了好几条世界级的大冰川。除极地之外最大的8条冰川中,有6条集中在这里。徒步途中沿途所见,几乎每个山坳里都发育有冰川,令人叹为观止。
    下面的图表是巴基斯坦最大的冰川排名,实际也就是喀喇昆仑山区冰川的排名(按面积排列)。其中最大的siachin锡亚琴冰川,位于中国、巴基斯坦、印度三国交界处,主要为印度所控制,不对游客开放。排名第二的baltoro冰川,是K2BC徒步路线上的必经路段。排名第三的biafo和第四的hispar冰川,则连起来组成了snowlake徒步路线。我们这次徒步,走了baltoro冰川的大部分,以及biafo和hispar冰川的全程。



    喀喇昆仑山区有很多徒步路线,其中最著名的有两条:一条是K2BC徒步路线,另一条就是snowlake徒步路线。这两条路线风景极佳,难度也很大,个人感觉,要比尼泊尔的安娜大环线和珠峰EBC线难很多。主要难度在于路况很差,大部分路段在冰川上行走,可以说是没有路,非常消耗体力。按我们向导的说法,EBC是tour级别的,而这两条线算是adventure级别。徒步途中没有补给,需要找好向导背夫,带齐所需物资。喀喇昆仑山区气候变化无常,即使是7-9月的徒步季节,也有较大可能性遇到坏天气。

    这两条路线,通常都是选择从skardu出发,坐车一百公里,到askole村(下图中红线所示),这是最后一个能通车并且有物资补给的村子。从askole往东,蓝线所示是K2BC徒步路线,往西北沿粉线所示就是snowlake徒步路线。我们从7月16日到27日,耗时12天完成了K2BC徒步路线;而后在8月3日到11日,耗时9天完成了snowlake徒步路线。

  • 湘西土人 2012-9-15
    引用 182
    此次K2BC徒步,全程往返skardu共12天,行程如下(图中用不同颜色标示了每天的行程路线):

    7月16日:skardu坐车至askole村,全程7小时;
    7月17日:askole-jula,徒步6.5小时,难度较大;
    7月18日:jula-paiju,徒步7小时,难度较大;
    7月19日:paiju-khoburtse,徒步7小时,难度大;
    7月20日:khoburtse-urdukas,徒步3小时,难度一般;
    7月21日:urdukas-goro II,徒步5.5小时,难度较大;
    7月22日:goro II-concordia,徒步5.5小时,难度较大;
    7月23日:concordia-K2BC-concordia,徒步11.5小时,难度很大;
    7月24日:concordia-ali camp,徒步5小时,难度较大;
    7月25日:ali camp-gondogoro la垭口-xhuspang,徒步7.5小时,难度很大;
    7月26日:xhuspang-shaishcho,徒步6小时,难度较大;
    7月27日:shaishcho-hushey-坐车返回skardu,徒步3小时,坐车5.5小时,难度一般。

    这次徒步,可谓我的徒步经历中最凄惨的一次。除了线路难度大之外,主要原因就是这12天,我的身体状况就没有正常过,各种疾病各种伤痛,到最后带的药都吃完了。全程我都是病歪歪的走得比较慢,毫无轻松愉快健步如飞的感觉,就这样乱七八糟地走完了全程。



    [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2-9-16 23:17 编辑 ]
  • 引用 183
    非常不错,土人贴图码字辛苦了
  • hk08 2012-9-15
    引用 184
    Quote原帖由 湘西土人 于 2012-9-15 01:01 发表
    此次K2BC徒步,全程往返skardu共12天,行程如下(图中用不同颜色标示了每天的行程路线):

    7月16日:skardu坐车至askole村,全程7小时;
    7月17日:askole-jula,徒步6.5小时,难度较大;
    7月18日:jula-paiju ...



    和我走K2的哥们当时才骑车了新疆 之前走过ebc 按说体能不错 但11天的K2有7天接近崩溃的边缘 到xhuspang营地前离开冰川的石块有点土路 类似EBC 简直有点不会走路了
  • hk08 2012-9-15
    引用 185
    Quote原帖由 湘西土人 于 2012-9-14 15:14 发表
    整条街上除了当地人,就我和海洋两个外国游客,衣着明显不同,还背着单反,走到哪里都很显眼。

    48644

    每次我们端起相机拍照,游行的人很多就扭头看着你。那是一种很木然的眼神,说不上欢喜还是悲伤,说不上是友 ...



    我们徒步回来skardu正赶上斋月 每天晚上都是狂热的如泣如诉的祈祷声 吓得一起的哥们拿凳子顶住门口才敢睡
  • 风清扬 2012-9-15
    引用 186
    我个人建议湘西不吃不喝不睡不休息赶紧把帖子弄完吧...

    追电视剧基本上我还能大概知道后面的情节

    追你这个,只能着急等待
  • adamlab 2012-9-15
    引用 187
    Quote原帖由 湘西土人 于 2012-9-14 15:53 发表
    第一部分:游历巴基斯坦北部:陌生的朋友 就写完了。本来主要是去徒步的,这前戏实在有点儿长。
    接下来写第二部分,关于12天的K2BC徒步。


    ...跟了这么多天只是前戏:funk:
  • 湘西土人 2012-9-15
    引用 188
    Quote原帖由 hk08 于 2012-9-15 01:38 发表



    和我走K2的哥们当时才骑车了新疆 之前走过ebc 按说体能不错 但11天的K2有7天接近崩溃的边缘 到xhuspang营地前离开冰川的石块有点土路 类似EBC 简直有点不会走路了

    这条线路难度,的确超出我的预料,太费鞋。EBC走完之后我还可以去走第二次,而这条线路,想想难度我就不打算再去了。
    7月底到8月份去徒步,基本都会遇到斋月。我们队伍在山上徒步还好,没那么严格遵守;别的队伍的向导很虔诚,日落前不进食,对客人也有影响。
  • 湘西土人 2012-9-15
    引用 189
    Quote原帖由 风清扬 于 2012-9-15 03:29 发表
    我个人建议湘西不吃不喝不睡不休息赶紧把帖子弄完吧...

    追电视剧基本上我还能大概知道后面的情节

    追你这个,只能着急等待

    good idea!当然如果有海底捞外卖、有玫瑰捶背,那就更好了:loveliness:
  • 湘西土人 2012-9-15
    引用 190
    Quote原帖由 adamlab 于 2012-9-15 11:35 发表


    ...跟了这么多天只是前戏:funk:

    是的,这次的正餐还是去徒步,前面的旅行只是开胃菜~~
    前戏也精彩,高潮更期待。
  • 湘西土人 2012-9-15
    引用 191
    7月16日,阴。
    一大早向导sharif带着他的团队,到旅馆门口来接我们。我和队友海洋,还有两个德国人,共用一个徒步许可证,一起出发,但分属两个队伍。我和海洋由sharif带队,两个德国人由阿里叔叔带队。这两个德国人属于一个NGO组织派来出差的,打算在concordia营地建立主要针对背夫们的医疗救援站。
    我们队伍有三辆车,有两部吉普车,后面是背夫和物资,客人和向导坐驾驶室。两个德国人付的费用高,他们单独坐一辆越野车。



    上午9点,一切打点齐备,我们出发,沿着印度河岸往东驶出skardu。

  • 湘西土人 2012-9-15
    引用 192
    天色阴沉,我们过了印度河之后,拐往北,路边有很大一块白色沙地。



    过了沙地,我们穿越一道岩石山谷,过了一个小垭口。

  • 湘西土人 2012-9-15
    引用 193
    翻过垭口之后,视野骤然开阔,前方是宽阔的shigar河谷,我们要顺着河谷一路往北。此刻天气阴沉,河谷上空阴云笼罩。



    往南回望skardu所在的印度河谷,倒是云开日出,天空放晴。

  • 湘西土人 2012-9-15
    引用 194
    河边的小村庄。



    出发一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shigar村,这是今天行程中最大的村庄,我们停车喝点热茶。很多徒步或登山的队伍会到这里来请背夫。

  • 湘西土人 2012-9-15
    引用 195
    顺着河谷继续往北,路边的田园风光。金黄的麦子已经成熟,妇女们正在田间收割。



  • 湘西土人 2012-9-15
    引用 196
    河谷对岸的绿洲和村庄。这里的村庄分布很有特点,山顶上有冰川,沿着山谷融水成小河,下面蕴育出绿洲,村庄也就自然而然出来了。



    这里冰川数量之多,让人惊叹。河谷边的山峰,高度不过5千多米,山顶上却是冰川密布。

  • 湘西土人 2012-9-15
    引用 197
    沿着乡间小道,我们一路往北。



    来到一处检查站,核查了我们的徒步许可证。过了检查站不远,就是一道吊桥,过桥之后,距离我们中午吃饭的地方daso村就很近了。

  • 湘西土人 2012-9-15
    引用 198
    中午12点,我们来到了daso村,今天的里程已经走了三分之二。daso村是个相当漂亮的小村庄,可惜我们只是匆匆路过。有一家小饭馆,我们在这里简单吃午饭。



    过了daso村之后,河谷变得狭窄,路况也差了很多,我们的速度慢了下来。
    前面的岩壁上,炸了很多洞,是勘探采矿的痕迹。这里盛产宝石矿,包括水晶矿、红宝石啥的,这几年吸引了很多采矿的,包括很多中国的矿老板也来这里寻找机会。

  • 湘西土人 2012-9-15
    引用 199
    道路越来越狭窄崎岖,我们一路颠簸着前行。
    可气的是,队友海洋同学在吃饱午饭后,就不由自主地开始打瞌睡,这么颠簸,他居然还能睡着。他坐在驾驶室中间,空间很挤,是歪着坐的,一打瞌睡,脑袋就往司机肩膀上靠。
    我一看这可不行,会影响司机开车的,于是就想了个办法,我用右手抓着相机,左手伸过去抓住他帽子的帽舌,他的脑袋就在帽子里直逛荡,就这样还睡得挺香。遇到外面有啥好景色,我就松开左手,快速拍张照片,然后马上伸过去抓住帽子,把他的脑袋重新固定住。



  • 湘西土人 2012-9-15
    引用 200
    道路越来越险峻,很多路段根本没办法错车,连拐个弯都要前后倒几下。旁边就是汹涌的河流,我坐在驾驶室最左边,看得心惊肉跳。



    • GEARER 装备者
      621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