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国庆老榆林-折多塘穿越流水记(纯文字)——照片可参见老师相关帖子


也许到了山里可以让自己脱离开缠身的世事,也许到了山里则有更多自己的时间和空间来思考缠身的世事。

这是一次匆忙的行程安排。水电和彩云先是通知已订了到成都的机票,但是行程未确定。等通知我具体行程时,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按时出发,但是预先开始了物资准备。等知道自己能按计划出发时,我只剩下一天的时间。临走之前的中午去武侯祠大街的熟悉的户外店补充了一双中帮徒步鞋,结果穿着新鞋刚出门就在门口被楼上滴水打湿的地面上摔了一跤,这个兆头……

食品计划也是临时进行的,清空了库存,并且去附近的超市补充了一些,简单的来说,这是一次减肥之旅,日均食品400g不到。

水电和彩云一直警告说当地的天气预报不容乐观。所以对于防潮防雨方面做了一些重点准备。比如除了羽绒睡袋外,其余的保暖制品均没有采用羽绒制品。

大体上的印象是,对这次出行没有很大的期待,纯粹出于散心。

D1,成都海拔500-康定海拔2850
上午10点的班车,水电和彩云已经在新南门车站等着了,我9点40分却堵在了老南门大桥,盘算了一下如果下车狂奔,也有可能赶上班车。幸亏5分钟后公交车通过了堵车点,我顺利的与水电和彩云会合上。号称10点的班车在10点30分前出站了,之前每个人加收了20块,因为车要改道经由石棉到康定。彩云还帮车上的女老外翻译了不少乘车相关信息。

中午在雅安多营附近吃了午餐,用餐时讨论了一下地沟油的摄入量和健康的关系,最后众人很愉快的扫光盘底。

下午18点之前到达康定,在距离情歌广场几分钟的步行里程附近安排下住处,三个人一个标准间,210元。老板娘表示她都为自己能把房间和床铺打整得这么干净而感到吃惊。晚上去情歌广场角落寻找以前吃过的铁板烧,结果发现原先吃的一家已经人去楼空。彩云打听到可能搬到附近某家火锅的二楼,结果去了一看,顾客都没一个,老板也感觉不是原来那个。有点惆怅,还是落座吃吧。牦牛肉腌制得有点咸,烤土豆倒是很好吃。悠着点吃了些,花了大概160元。下楼后在原来那家铺面(楼上楼下总共4个桌面)边的炸土豆摊位上得知原来的这家铁板烧老板在今年6月份就回了天全,现在的韩国铁板烧是他亲戚经营的。在买了5串炸土豆串后,我们慢慢悠悠回到了旅店,到店之前,土豆串已经只剩下了竹签。水电躺一张床,彩云和我合卧另一张床。

D2,康定海拔2850-水电站海拔3225-两岔河前1号营地海拔3900,徒步13公里
早晨在住处楼下,水电补充了棒球帽。我们在一家附近的早餐店吃了早餐,我狠狠地吃了两根油条,可惜没有向彩云一样要一碗豆浆,豆浆泡油条是我比较喜欢的方式。沿街找不到车,就一直往车站方向走,找到一个双排小货车,熟练掌握川语的彩云上去沟通好了价格,说好100块到达水电站。

车开向老榆林,开向往磨西镇的公路。开过老榆林后,发现路边有一块告示牌:“前方16公里为红石阵景区,需收费。前往磨西镇的非旅行车辆请从泸定绕行。”大意如此。暗想以后去雅家埂垭口就不那么省心了,圈地收费是颇受不少人欢迎的方式。

在一个回头弯处,车离开了公路,驶向沿着从山上流下河道的一条石子路。开了几分钟就到了水电站,司机说到了。彩云说前面还有一个水电站。司机说什么都不去,说平时都送到这里,我们说加钱也不去。我们只好下车.打点行装开始步行,此时上午10点40分。把这想成是前期的热身适应吧。

过不久一个蓝色的QQ车经过我们,车上的男子问水电去哪里、平时在8264还是装备者上混,说他就是好耍的狗屎。水电说彩云就是装备者上大名鼎鼎的老师,彩云说水电是深藏不露的教主。经过一番相互的吹捧,停车聊了一会,关于线路以及装备啥的。然后好耍的狗屎继续乘车前往下一个水电站,我们目送车远去,继续迈步前进。

山涧中遍布错杂的石头,激流在之间迅速而有力的寻找着往下游的出路,不断翻腾撞击出绵白的浪花。也许是高手玩皮划艇的好地方。

之后又有一个微型面包车经过我们,车上是一对男女朋友,也是到前边的水电站下。不过这个车经过我们之后,很快就返回经过我们身边,也就是说我们离最终的水电站不远了。果然我们再走了几分钟就看到了水电站,此时刚过12点。好耍的狗屎在路边的房子里休息,等后边的同伴,他们今天扎营在大草坝,据此地大概半个多小时路程。男女朋友雇了一个向导,三匹马,前往日乌切,第一匹马由女孩乘坐,第二匹马驮运他们自己的背包,最后匹马驮运向导的物资和他们营地生活的物资,包括了10公斤的小液化气罐和炉头,他们未来几天的生活应该是安排的比较好。告别好耍的狗屎继续前进。

中午12点45分,我们到达了大草坂。阳光晒着,风吹着,就地开始吃我们的路餐。我的路餐按照计划是一块小面包、一根膨化青稞棒、一根火腿肠,水电和彩云是馕、胡萝卜、咸鸭蛋还有葡萄干等等。还没吃完,好耍的狗屎他们就赶上了我们。又聊了一阵食品和装备。好耍的狗屎给我们展示了他最新订制的柔性太阳能充电板。饭后我们告别狗屎继续前进,在此地已经停留了40多分钟。

在我们下午近14点遇到第一座木桥之前,我们一直在溯流而上的左侧前进。过桥继续前行,大约下午16点到了一座当地人的帐篷,帐篷周围还悬挂着经幡之类的五彩织物。两三个当地人晒着太阳煮着茶。帐篷附近就有第二座木桥,如果去日乌切方向,就可以过桥,我们现在是往盘盘山方向,所以仍应该继续在右侧逆流前进。我们刚经过帐篷不久,就听见帐篷边的人对我们大喊,意思是我们走错道了。彩云过去询问了一下,确认我们走右侧去盘盘山方向是对的。帐篷边的人误认为我们是去日乌切,所以善意地喊我们。

大约下午17点半时,我们在传统的两岔河营地之前的一个相对平缓的草坡扎营了。营地附近有一条溪流,营地中有一圈石头围着的空地,感觉此地以前也是一个不少人留宿过的地方。水电和彩云合用一顶大A塔,并增加了外层的防水配件。我自己用一个中A塔,没有使用防水配件。水电在一块石头边玩起了他的双层柴火炉,炉体本身70g出头,搭配35mm边长的离心式风扇供风,效果非常不错。最后他烧水煮咖啡还有烧汤,我就没有继续观摩了,赶紧进帐篷弄我吃的东西。这次带的炉具是jetboil sol ti 0.8L,所以以烧水和煮面为主。今天的晚餐菜单是:炸酱方便面一包、独头蒜一个、火腿肠一根、海带丝半袋,饮料是冰糖雪梨冲剂一条。弄完吃的又出帐篷看了一会夕阳投射在老榆林方向可见的田海子雪山上的光色变换。然后打水洗漱了一下,决定收工进帐篷。这次没有带书本或者数字终端,所以只有躺下来慢慢地做脑力游戏。瞅了一眼温度计,帐内气温6摄氏度。隔壁帐篷内两老伙计在热烈地讨论问题,期间抛了一个关于半透膜的问题给我,我感觉思维比较迟钝,所以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感觉20点出头,我就进入了迷迷糊糊的状态。睡得不踏实,这时高反的表现之一。

思绪似乎漂浮在我该思考的许多问题的上方,没法着根。

D3,两岔河1号营地海拔3900-小海子上2号营地海拔4450,徒步6公里
凌晨3点起来一次,帐内气温4摄氏度,帐外风声呼呼。索性就用速干小毛巾把帐篷内壁的冷凝水擦掉,在这种风力下,早晨应该就会干了,即便后面还会有冷凝出现。

天刚擦亮人就醒了,但是直到7点的闹铃响起时,我依然是裹在睡袋里沉淀脑袋里并没有多少东西可想的思绪。起身摸摸帐篷布是干的,开始烧水弄早餐,本日早餐安排是土豆泥一份、再加美禄一杯还有一块小面包。完后钻出帐篷,趁着早晨凉爽的风,晾一下睡袋。此时,一支马队从盘盘山归来经过营地往老榆林方向行去。

上午大概9点15分收拾完营地出发。走了约一刻钟,看见了一座木桥跨越在河流的两岸,就是说如果我们在第二座木桥过河的话,也可以从这座木桥再绕回来,不过有点绕路了。

我们已经能看到小贡嘎亦或是嘉子峰了,云朵像花环一样环绕着山头。插一句,我对于此地山峰分布不熟,从这里开始包括后面涉及到的对所见山峰的名称的叙述,可能都不准确,我尽力核实。河道在这里分叉,一支继续往西南方向像一条白色的丝带飘向日乌切,一支右拐沿着前往盘盘山的峡谷西向而上。我们看到有两支马队从盘盘山方向过来,一支沿着山坡横切,将会和我们迎头碰上;另外一支则直接沿着峡谷下到谷底,蹚水过河到了另外一侧继续往老榆林方向前进。不知道这两支都是回老榆林的马队为什么会选择不同的方式,也许是带队的人兴趣不同。我们经过和我们相会的马队不久后,就沿着分支的峡谷向右拐西向而走了。

11点10分我们停下来吃路餐时,又碰到了一支从盘盘山来的马队。半个小时后,继续启程,此后我们的线路沿着缓缓的山坡慢慢划了一个圆弧最终往北沿着沟槽里的溪流上行。原本以为要钻的杜鹃林,在若干年前就被野火烧光了,从某个意义上讲,老天帮了忙。彩云和我看到一团胖乎乎的黄色飞快的从不远处跑过就消失了,猜测是旱獭。路过旱獭洞后就缓缓爬上了一个平台,回身看去,右手边是盘盘山方向略显光秃的黄色山体,左手边远方就是嘉子峰等。彩云看到了地面石块上有闪闪发光之物,经确认是云母,拿起小锤取下了一小块。

大约12点50分,终于看到了第一个海子。海子海拔高度约4400米,长约300米,最宽处约150米。整个海子深浅不一,因此显得光色变幻,可惜此时没有阳光射到水面,否则一定更为漂亮。三人简单讨论了一下,决定继续前进,不在这个海子玩筏子。海子的左侧是草坡,右侧是碎石坡,因此我们从海子的左侧继续前进。

下午15点不到,我们到了一个冰川消褪后形成的泥地,稀稀落落的长着一丛一丛某种红色大叶的喜湿植物。旁边有溪流,继续走就是碎石坡,我们决定今天在此扎营,明天反正需要一天时间在预计的大海子营地,如果今天走到,明天就可能太单调了。找了相对干燥的地方扎下了两顶帐篷。

扎营后的下午时光,大部分时候有阳光晒,于是我们煮茶喝,随便聊些事情。阳光下去后,起风了,水电和彩云穿上了羽绒服站在风中聊天,我风衣里头加了件抓绒,也过去凑热闹,站了好一阵后,感觉有些失温,二位又好心地到拉开门的帐篷里坐下聊天,坐了一会感觉失温的症状没有减弱,就回自己封闭的帐篷,过了一会就好了。再后来彩云和我闲着也是闲着,就溜溜达达往前探路,搞清楚了上大海子的前半段路程该怎么走。

下午快18点时,下起了小粒冰雹,只好钻进了帐篷。后面的生活,基本上是前一个晚上的重复,从今晚开始每晚消耗一包苏伯汤料。继续维持了洗漱的好习惯,夜间气温4摄氏度。

D4,小海子上2号营地海拔4450-大海子3号营地海拔4670,徒步1.4公里
凌晨3点多准时起来擦了一下帐篷内壁的凝水,气温将近0摄氏度,并没有结霜,用杯子计算了一下,大概擦了100多ml的水。之前的夜间有降雪,起来抖了几次雪。

天亮后,撩开帐门,外面地上已经覆盖了一层薄雪,再加上今天只到大海子,因此没有足够的心情起早床。稍后喝了杯美禄提神,泡了膨化青稞棒就榨菜充作早餐后,慢慢收拾东西。结果隔壁更悠闲,到10点25分才拔营出发。今天应该是非常轻松的一天。

结果走路的时候一直在下雪。彩云和水电打赌,猜今天会不会晴朗,以出现蓝天为标准,彩云说不会晴朗,输了就给水电一个DA-NEX接环,水电说会晴朗,输了就给彩云一块tarp。

大体方向东北,上坡下槽上坡再上坡,12点10分我们到了海拔4667的位置,往北是继续大块的碎石坡,往西北是碎石坡和草坡形成的一条平缓夹缝,水电根据等高线,建议走西北方向。没走十多分钟,就看见大海子出现在前方。运气非常好的是,我们刚上来的这个位置,是大海子周边相对理想的营地。

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在大海子泛舟。卸下背包,我赶紧给草船scout充气,然后趁着蓝天阳光(彩云输了)首先下水试划了一下,感觉不错,看水电还没有下水,就又上岸来。水电花了点时间让他的秘密武器呈现出完整的形态,然后两人一起来到水边准备下水,这次悲剧的是我不小心左脚落入水中,打湿了鞋袜,真应该把为了过河而准备得解放鞋换上,失误。下水之后,我开始了环湖一周的划行,水电则在湖中央悠闲的散步。后半程遭遇到逆风,感觉还是比较吃力,全程花了21分50秒。终于实现了多年在高山湖泊划船的夙愿了。

GOPRO这次没有固定在头盔或者筏子上,仅固定在三脚架上,三脚架则被我前伸的两脚夹住,所以拍视频不稳定,更让划桨变得有点别扭。

上岸后,天气并不是很好,所以赶紧就搭建了帐篷。这次我接受了水电的援助,在中A塔上面加盖了一层小天幕,用以解决晚上下雪和内壁结霜的问题。我还把筏子倒扣在地面准备晚上当睡垫。

下午16点20分,水电在营地溜达,彩云和我沿着海子的西侧探察一下明天的路。刚出去,就又下起了粒雪。17点10分,我们到了两个形似腰子的海子边上,也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了明天要翻越的垭口,两个人研究了可行的线路后,就原路返回了。

回到营地,打水进帐篷,开始了自己的又一个夜生活。今天觉得冰糖雪梨冲剂实在太难喝了,很奇怪第一天喝感觉很好喝似的。还好速食意大利面味道还不令人倒胃口,还没有厌倦火腿肠的味道,觉得带上蒜头当菜肴真是个不错的选择。然后呢,听风听雪发呆。中间冒雪去隔壁帐篷,在彩云的邀请下吃了两片指头大小的烙饼,味道不错,不能多吃,因为不能影响自己食品计划的执行——这次是个试验。欧星电话的SIM卡总是显示找不到,最后在水电的建议下塞了片纸在电池和SIM卡之间解决了接触问题。

发觉睡在倒扣的筏子上,背部有点冷,而且头脚可能会碰到帐篷壁(身体位置抬高了)。脑筋里想着怎么才能把充满气的筏子挪开,换上气垫,想了半天后觉得自己有点蠢:何必挪开,直接把筏子的气放了当地布,再在上头铺上气垫即可。

睡觉前查看气温达到0摄氏度。心率感觉比前几晚都快,但是睡眠质量确实几天来最好的一次,也许是地面平整的缘故,也许是外面风声大作的缘故。

D5,大海子3号营地海拔4670-垭口海拔4863-牦牛池4号营地海拔4390,徒步5.6公里
凌晨气温-1到-2摄氏度,毛巾都有点硬。由于加盖了一层小天幕,内壁简直是干爽。安心的继续睡。前头写的时候忘记交代一点,这次我把bivy纯粹当做地布使用,没有在睡袋上盖上一点,然后睡觉的时候把marmot神衣笼在睡袋脚部的外面,包括前面两晚,睡袋表面总是干的!只是感觉marmot衣服上有些湿润。

今天是关键的一天,不过安排的行程不长。再考虑到其他因素,决定稍晚一点出发。目力所及之处,都是皑皑积雪,还好只是浅表一层,但是垭口下的碎石坡也是如此积雪,倒是会更为湿滑。

上午9点53分拔营,沿着昨天看好的线路,绕经海子的西侧,过后经过腰子海子的东侧,由彩云带领着一直向垭口进发。怎么说呢,就是湿滑的大石头,偶尔还可能松动,偶尔天上还飘点雪。就这么,在中午12点35分左右我们到达垭口。垭口上没有平台,三个人就站着吃了点午饭。

12点45分,我先开始下撤,1点15分左右,我把陡坡下完,中间偶尔用到了屁降。大概等了40分钟,彩云和水电都下来了。我继续在前头找好走的路下撤。前头冰川发育形成的乱石沟槽不停的出现,发现如果这样找路,说不定会一直被迫移向右侧的山坡,那里望过去都是大片碎石,所以一狠心,下午16点左右,就往左横穿了三道沟槽,直接到达左边长着矮小植物的山坡。那里简直就是高速公路。我们开玩笑的说如果有人出多少钱给自己、才会让自己返回垭口去。这个季节从折多塘方向进来翻垭口到老榆林,难度要大一些,一个是在乱石沟槽中寻找向上的路,另外一个是要一口气翻过垭口,中间没有合适的营地。

往下的期间遇到一片很平整的营地,附近有水源,但是稍微湿润一些。我们继续下行,又遇到一个不算太小的海子,但是营地条件没有那么好。继续往下走,17点左右,突降大雪,此时恰好走到一个非常小的积水处,池边充满牦牛脚印,旁边有一片草地能够充当营地,就马上冒雪扎营。

刚扎完营,雪就停了。我居然耐心得等候风雨衣上的雪水基本干了后才进帐篷。昨晚就没刷牙,所以进帐篷打水时顺带刷牙洗脸。今晚的晚餐是辛拉面,面饼太大,我准备分两次煮,结果吃了第一锅后,就不想煮第二锅了,留着明早当早餐吧。隔壁帐篷彩云在忙碌着,水电提前休息了。弄好吃的,我也直接睡了,帐内气温4摄氏度。地面不算平整,中间高两头低,我在头部位置把外衣背包等物塞在底下垫高。

做个好梦吧,明天应该能吃到烧烤了。

D6,牦牛池4号营地海拔4390-318线折多塘海拔3215-康定海拔2850,行程14.3公里
夜间降雪让营地周围都铺上了一层薄雪,帐篷四周积雪有点厚,是因为夜间把帐顶防水天幕上的雪抖落下来造成的。

早晨醒来后,把昨晚剩下的半包面煮软,加上一点红糖,再把几根膨化青稞棒加进去泡软,配上半袋咸菜,就是一顿差不多令人不那么恶心的早餐。还好今天晚上要吃好吃的了,把口水留到下山后吧。

我们在拔营的末尾赶上了一点阳光,所以晾晒了一小会儿潮湿的装备(主要是防水天幕和帐篷),不过没有久呆,因为今天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应该能在康定住宿了。

早晨穿鞋时发现左右脚的鞋子橡胶包边的缝线在不同部位都有断裂,橡胶包边因为张力而出现张开的小口,最长的一段超过2cm。应该是昨天翻垭口时被石头剐蹭的。幸好今天的行程应该比较轻松,能支持到下山,回头再去修理吧。

上午9点25分拔营出发。彩云继续打头阵。半个小时后,我们看到了沟底的水系,也看到了山谷对面明显的牧道一直通向水系上游,就决定往水系上游前进,绕一下,但是能找到更合适的过河地点。必须提一点,对面山坡上比星星点点散布着不少牦牛,有些位置比我们高得多。

过了10分钟,我们依次到了沟底,各自散落在不同地点过河,彩云在最上游,没有换鞋就成功跳渡,我在中间,换了解放鞋轻松过河,水电在稍下游,费了点劲但是也没有换鞋就过河了。这里检讨一下,应该三个人在同一个地点一起过河的。

过河后,就切到了明显的牧道,然后就是一路往下狂奔。10点50分左右,我们看到了一个白色屋顶的窝棚,这个窝棚在卫星图上都能看到其白色的顶部。

过了棚子不远的路上,彩云和水电发现了一种叫“黄金锁莓”的野果,分布在几百米长的路两边,两个人不亦乐乎吃了不少。稍后彩云又发现了长着红色尖圆型果子的黄连。

途中彩云说翻过我们右手边的山梁,应该就是我们来时的沟,我说中间可能不止有一道山梁——结果回来在谷歌地球上发现,两条沟中间的区域,居然分布着成都背包客很熟悉的“扬扬拉措”等几个海子。扬扬拉措其实不是地图上的名字或者当地人的叫法,而是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就不说了。据说已经有人经过扬扬拉措到了318,应该也是先下到这条沟。

下午13点15分,看到一座独木桥,考虑一下没有过桥,过了大约十二、三分钟,我们看见前方没有路了,河滩上有连续的四座独木桥,就过河了。

下午14点半,我们已经能看到远方山谷口现出的318国道和天线塔,此时我们的左手边隔着河是一个正在生产的采石场。不过手机还是不能正常联网。

下午15点05分,我们终于上了318国道。彩云找到路边的一户人家,同意120元开车送我们到康定。据说康定人满为患,不过我们还是铁了心回康定,去明天的返程车票和晚上搞一顿好吃的。

到了康定,被路边拉客的小旅店工作人员吸引了注意力,一问50一个人,还可以洗澡,就过去看一眼,勉强凑活还行吧……就住下了,居然小旅馆还帮我们跑腿去买了车票。

晚上我们在老铁板烧的继任——韩国铁板烧——那里吃饭,三个人吃了380多。酒足饭饱。

D7,康定海拔2850-成都海拔500
上午11点的班车,仍然途经石棉。过了石棉就开始堵车,因为靠近汉源的地方有一条车道正在施工。后来在距离成都还有38公里的地方,车又像轮椅一样慢慢往前挪动着。晚上22点到了成都老南门,打车到地铁口,坐上地铁,然后又赶上23点的公交车,差不多23点20分后才到家。

迎接我们的有银耳羹和回锅肉。

[ 本帖最后由 IVIVIX 于 2014-10-20 00:16 编辑 ]
最新回复 (11)
  • IVIVIX 2014-10-19
    引用 2
    路线示意
  • IVIVIX 2014-10-19
    引用 3
    装备清单
  • IVIVIX 2014-10-19
    引用 4
    食品计划
  • 彩云指南 2014-10-19
    引用 5
    我搜了一下,你说的GE上标注扬扬拉错图片的那片海子标错了,扬扬拉错位置在康定东南方向,能够看见318,搜了一个论坛40多人出行的帖子里边有张照片能说明位置



    [ 本帖最后由 彩云指南 于 2014-10-21 23:07 编辑 ]
  • amkjdxcm 2014-10-19
    引用 6
    对那个玻璃钢真空袋很感兴趣,能否多介绍下!
  • IVIVIX 2014-10-20
    引用 7
    回彩云:我就是看GE上有一个标明是扬扬拉措的图片,不是最好啊,至少下回多了一个备选地点。

    回amkjdxcm:就是一个大塑料袋,用来玻璃钢成型时候抽真空用的。
  • originalwjw 2014-10-20
    引用 8
    厨房防水手套带一只就可以了吧
  • horsefaced 2014-10-20
    引用 9
    那另一只手怎么办?
  • 军长11 2014-10-21
    引用 10
    袜子:足球长袜?有点奇怪为什么选这个?
  • originalwjw 2014-10-27
    引用 11
    我理解这个是在特定作业(如和冰雪有关)时用的吧,如果是划船保持干燥,那要两只手套
  • zorow 2014-10-29
    引用 12
    文字好长,需要点耐心!
    • GEARER 装备者
      13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