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2年暑假 横穿三江并流 (6.18编辑)

彩云指南 16天前 253

这会是一篇很长的游记,如果不是特别有时间,建议可以分多次看完。


很多年以前的某一天,我在Google Earth上看着滇西北的卫星地图,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是能否一次性的自西向东,从独龙江一直到金沙江,横向穿越三江并流区域这一片区域。在2012年暑假,总共用了24天将这个计划成功进行了实施。


其实在开始此次行程之前,我已经在这一片区域游荡了很多年,这次出行与其说是一次活动,倒不如说是对之前活动的一次总结。


在说线路之前,让我先来做一点地理上的简单介绍好了


这里所说到的三江并流,指的是在滇西北地区的怒江、澜沧江和金沙江三条大江,在横断山脉的阻隔之下,由北往南平行而不汇合的自然奇观。其实严格的说,并流的并不光上边说到的三条河流,在怒江以西,还有一条独龙江。这几条河流也构成了亚洲最重要的几个水系:独龙江在流出中国之后,被称之为恩梅开江,汇合了迈立开江之后,被称为伊洛瓦底江,是缅甸的第一大河流;怒江在流出中国境内之后,被称之为萨尔温江;澜沧江在流出中国之后,被称为湄公河,也是世界上第七大河流;金沙江,在宜宾与岷江汇合之后,称为长江,是中国第一大河流,也是世界第三大水系。


由于印度洋板块与欧亚板块的相互挤压,不仅形成了今天青藏高原和云贵高原,而且还因为造山运动而出现了喜马拉雅山脉,在延伸到滇西北这一片之后,变成了南北走向,因为与以秦岭为代表的中国大陆分水岭东西走向所不同,所以被称之为横断山脉。


横断山脉从中国与缅甸的边界担当力卡山脉开始,往东依次是高黎贡山脉,怒山山脉,云岭。本来这一片地区的气候主要是受到印度洋的西南季风影响,但由于雨影和梵风效应的影响,在100公里不到的跨度之内,从独龙江的雨林气候往东逐渐变成湿热河谷,最终变为了干热河谷。再加上河谷两侧山体巨大的高差,使得这一片地区一下子同时拥有了5个气候带——用中国植物志统计的植物数量就能说明问题,云南植物已经被录入的植物数量是17000种,而国内其他大部分地区连这个数量的零头都不到。这也是云南被称之为植物王国重要的地理基础。


说回到我暑假的这次活动。计划是先对独龙江进行一番探索,之后从木当村翻越高黎贡山到怒江的扎恩村,之后从迪麻洛翻越怒山到茨中村,然后从洛通翻云岭到粗卡通,最后到金沙江边的奔子栏。


线路图


昆明一晚上的卧铺车抵达六库,没有停留,第一班中巴车坐到贡山,买好了第二天进独龙江的“班车”票,找了个宾馆就休息了。第二天一早,见到了传说中的“班车”——其实就是改装过的吉普车。小小的吉普车不光塞下了十几个人,最后车顶上还装满了各式各样的或物。



半路上车坏了,司机开始修理


进独龙江的公路其实也只是在1999年才修通,而在此之前都只能步行进出独龙江。曾经有一个纪录片,名叫《最后的马帮》,其中所说的就是曾经的国营马帮往返于独龙江和贡山之间的故事。在没有公路的年代,每年封山之前(根据年份不同,从11月或者12月到来年的5月左右)需要往独龙江里抢运物资。因为封山季长达将近半年,所以物资运送直接就关系到了里边老乡的生死问题。马帮有从怒江上游西藏察瓦龙来的,也有从贡山下游村子来的,最多的时候,马帮的运输批次可以上万。如此壮观的景象,也在公路修通之后,成为了历史中被传说的景象。



独龙江老隧道垭口之前的一片湿地,当地人称之为神田


海拔3500米的新独龙江隧道据说已经打通并开始使用,现在连3800米的老隧道都已经被废弃——这样一来,除非在冬季碰到特别情况,进出独龙江基本已经不再会受到天气的限制。


我此行独龙江有两个主要目的,一个是顺着独龙江往下游走,去看看靠近中缅边界的月亮大瀑布,之后再往上游走,从独龙江上游的一条支流麻必罗河翻越高黎贡山,返回怒江一线。


班车的终点是孔当,距离我想赶到的马库还有将近40公里。因为降雨导致的塌方,乡村公路已经断了很久。这倒不是说当地路政或者老乡懒,要知道,中国年均降水量最大的地方就是独龙江,而连续下几个月的雨,路即使修也是白修。虽然听说前两天已经开始在抢修公路了,但毕竟还没修通,如果那么远要靠脚走,没有两天根本不可能走得下来。


犹豫了一下,还是背着包甩开腿就出发了,拼一拼人品,说不定路上还能搭到短途的车呢?事实证明我人品还不错,虽然最后还是走了十来公里路,但好歹还是搭到了一段摩托和一段农用车,下午6点过顺利抵达了马库。


马库是这一带最大的村子,距离月亮瀑布还有5公里,虽然瀑布附近还有一个叫钦郎当的村子,除非借宿老乡家,否则还是只能选择住在马库。这里的大也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放在别处,路边不到10间的木屋的村子,可能大家根本不会认为它和大有什么关系。



马库的典型建筑


我入住的小旅馆非常简陋,但是却充满了生活的气息,给人感觉更像是去家访或者做客。主人家的女儿阿青忙里忙外,虽然才刚高中刚毕业,但显然有着穷人孩子早当家的气质。阿青指着门口的一只小猪、一只小猫和一只公鸡,骄傲地跟我说,这些都是她的。她老爹在一边笑着说:“是咯,这些都是阿青自己挣钱买回来的。”


刚刚说过,独龙江是中国年平均降雨量最多的地方,所以也让造就了非常特别的生态位。结果就是跟山外边的动物相比,这里的许多动物与众不同。比如说阿青的那只独龙鸡,和外边雄赳赳的大公鸡比起来,它的样子就要秀珍得多,而且尾巴也是圆圆的一坨,还有独龙狗,尾巴也跟兔子尾巴一样,也是一小团。更特别的是独龙牛,矮墩墩的体型,这也是中国很特别的一个野牛品种。据老乡说,如果走路翻山进出独龙江,晚上需要整夜地点着篝火,否则独龙牛会来顶帐篷。



奇怪的独龙鸡


接近傍晚的时候,太阳出来了,东边亮出了一道彩虹。阿青告诉我,这也是最近两个月头一次天晴。


虽然村子通了电,但是没有什么可供消遣的东西,晚上老乡们的娱乐活动也就是围坐在在小卖部门口聊天喝酒。等到人都散了,门口的灯也关了,我才突然发现周围的树上还闪烁这点点亮光。走进了一看,着实让我惊喜了一下——萤火虫,而且不止一只两只,是很多。这些闪闪发亮的生物也有自己喜好,某些特定品种的树上,上上下下地都被它们给停满了。在黑夜的背景之中,将一颗树装扮得就跟圣诞树一样。天空的云也露出了一个窗口,其中的繁星点点让我不禁怀疑,那是否也是萤火虫在变着法子在捉弄我。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我便开始徒步前往钦郎当去看瀑布。钦郎当只有两三户人家,奇怪的是,其中一家还是一个小卖部。我就纳闷了,人都没有,开个小卖部到底卖东西给谁。不过很快我就知道了答案。原来有很多缅甸人会带着他们那边的山货跑来中国一侧进行交易,而这些小卖部就充当了这种转卖物资的角色。



小卖部门口悬挂的鹿头,来自缅甸


缅甸人非常好分辨,你看走在路上那些长得白白净净,鼻梁很高的人肯定就是了。这里让我有些疑惑,他们都是自称独龙族,为什么长相差别会如此之大。


在钦郎当碰到了当地政府的工作组,不光请我吃个一个简单的午饭,其中一位姓夏的小伙子还自愿带着我到瀑布去溜达。小夏挺有意思,虽然我跟他说我是老师,但路上总是用刺探的口气问我是不是矿老板。其实也不奇怪,这么偏僻的地方,矿老板来的可能性肯定大于一个大学老师。


月亮瀑布估计有上百米的落差,因为雨季,水流量非常大。前往中缅边界的道路从瀑布下穿过,本来我们还想过去看看,但才走到瀑布边上就给浇了回来。小夏告诉我,今年的水还不是最大的,去年的更大,真是不好想象。



钦郎当和月亮瀑布


在钦郎当前往瀑布的途中,有一座桥。虽然用的还是这边的传统样式,但却使用了现代的钢索。在现代材料引入之前,这一类的桥都是用藤条来建造。因为雨水多湿度大,导致使用传统材料的藤桥每隔一年就需要重新修建,否则在承重的时候很可能就断了。



传统形式和现代材料的结合


下午回到马库的时候,刚好碰到一辆要往上游走的农用车,因为实在担心又下雨导致道路中断,背上包就出发了。农用车上除了我和司机,还有老两口。问了一下才知道,他们儿子在贡山县城打工摔伤了,他们需要今晚赶到孔当,否则就无法坐到明天一早发往贡山的班车,而司机就是他们的亲戚,主动承担了送他们到孔当的任务——到孔当还要4个多小时,平时这个点是不可能还有车出门的。


农用车开着开着天就黑了,再然后车子也抛了锚,怎么都无法打燃柴油机头。最后司机跑到附近一个工地找了辆农用车来帮忙,拖着冲了一段才算是重新发动了车子。但是问题来了:电路出了问题,车灯不亮。没法子啊,我只能站在车斗里,把手电开到最强一档,从车头上方来给司机照明。祸不单行的是,这个时候又下起了雨。我就像是为世人承受着苦难的救世主一般,在雨中,用手里的电筒为这辆命运多舛的农用车照亮前进的方向。半夜1点过,终于到了孔当,入住到两位老人家亲戚的客栈里,脸都没洗倒下去就睡了。


第二天,我找了一辆车继续往上游方向前进。因为修路的关系,很多地方分时段放行,再有大卡车对泥路的碾压,让小微型车根本没法顺着车辙走。司机不想被托底,但是技术又不过关,在出了一次险情之后也不敢再往前了。没办法,剩下的路只能靠自己了。


一个个村子沿着乡村公路,散落在那些稍微平整一点的地方。在路边,偶尔会见到独龙族妇女在织独龙毯,他们用的仍然还是手工织布机。因为工业面料的涌入,年轻人已经不愿意再来做这种费事费力的活计了。不过在早先时候,独龙毯不光是独龙人白天穿戴的衣物,更是他们晚上睡觉用的被子。


正在纺织的大姐


我在网上找了一张图,里边男女老少刚好就代表了几种不同的独龙毯穿着方式。





最后于 1天前 被彩云指南编辑 ,原因:
最新回复 (12)
  • Choy 16天前
    2
    前排围观,打算等丙中洛~六库的二级公路修好去那边晃荡一圈,现在交通是个大问题
  • 3
    老师的内容,感觉可以做个暑期儿童普及班。
  • solo 15天前
    4
    老师快更!
    08年时走过这条线的前两段,独龙江-高黎贡--碧罗雪山-茨中。独龙江的飞天蚂蟥好kuo怕。。。
  • 5
    对于蚂蟥,好像全身紧身压缩衣有点效果,我被咬过一次脚踝,伤口半天都没有愈合。
  • 彩云指南 14天前
    6
    solo 老师快更! 08年时走过这条线的前两段,独龙江-高黎贡--碧罗雪山-茨中。独龙江的飞天蚂蟥好kuo怕。。。
    这两天要出门了,过两天回来继续
  • solo 14天前
    7
    虎克船长 对于蚂蟥,好像全身紧身压缩衣有点效果,我被咬过一次脚踝,伤口半天都没有愈合。
    紧身衣有用。基本上只要有缝隙蚂蟥就能钻进去,防不胜防。
    为了能持续喝血,蚂蟥会分泌抗凝血物质,伤口要流一段时间血才会止血。
    蚂蟥咬的伤口好像是Y字形。
  • GRAYKNIGHT 14天前
    8
    虎克船长 对于蚂蟥,好像全身紧身压缩衣有点效果,我被咬过一次脚踝,伤口半天都没有愈合。
    半天不错啦,我对这东西过敏,要半个月才愈合.....
  • 小风车 11天前
    9
    伤口不是Y形,是S形,哈哈。蚂蝗没那么可怕,就是看起来软软的大家接受不了,我是2005 2006?连续两年暑假进去,走古道会路过,那里散放很多马,脖子上很多,开始一厘米牙签粗不到,吸饱后可能五厘米以上,大花生米粗细,摸上去软软的,好舒服,里面全是你的血,我伤口很快止血了,没留意有啥形状。我们拽下来撒点盐巴,血全部流出来。其实生物上就是脱水而死。
  • 小风车 11天前
    10
    另外珠海有养蚂蝗来药用的,可能是提取防凝血的物质,一直想去参观一下
  • solo 11天前
    11
    小风车 伤口不是Y形,是S形,哈哈。蚂蝗没那么可怕,就是看起来软软的大家接受不了,我是2005 2006?连续两年暑假进去,走古道会路过,那里散放很多马,脖子上很多,开始一厘米牙签粗不到,吸饱后可能五厘米以上 ...
    我手上曾经被树上掉落的蚂蝗咬伤,刚开始咬就发现了,没吸紧,直接扯掉,伤口是很清晰的Y字形。
    蚂蝗的口器是三片半圆形鄂片围成的Y字形,咬出Y字是正常,咬出S就比较稀罕了。
  • 小风车 11天前
    12
    S形是我乱说的,不过大部分人都是害怕蚂蝗的,而且血要流很久才止住,增加恐惧感
  • 彩云指南 9天前
    13
    小风车 S形是我乱说的,不过大部分人都是害怕蚂蝗的,而且血要流很久才止住,增加恐惧感
    手撕蚂蟥,厉害啊
    • 装备者
      14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