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神山有个约会


题记
每个人心里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个世外桃源。对于我,那里有着河流,有着草甸,翠绿的丛林中有鸟儿在歌唱,远处还有雪山,而那座雪山的名字就叫做卡瓦博格。
最新回复 (36)
  • 彩云指南 2007-2-26
    引用 2
    ――――――――――――――――――――――――――――――――――
    念青卡瓦博格,念青,藏语神山之王
    ――――――――――――――――――――――――――――――――――
    早在很多年前就有一个计划:跟随朝圣者的身影,用自己的双脚围绕梅里雪山画上一个优美的圈。梅里雪山是藏传佛教中神山之首,众山之王,藏民称他为念青卡瓦博格。藏族人相信,转一次山,可以消除今生的种种不幸,并且可以修得更好的来世,而转的次数越多,修为就越好。所以,每年除了封山季节,总是有很多的藏族人行走在转山路上,而他们中的一些人,却留在了转山的途中,永远的成为了神山的守护者。
    去年,在一个藏族村子里,跟一个朋友约好,今年一起去转山。可是因为有事,今年他不能一起走。于是在村子里找到了我原来的向导中陇,中陇曾经跟我说过,如果朋友有事,我们一起走,他也是信佛的。中陇答应了我的请求,在出发的那天早上,他才小学毕业的大儿子也加入了我们。他们都没有转过山,就这样,我们三人就这样踏上了一段未知,但却无比向往的旅程。
    对于未知的路途,我们之前所有的信息都出自那些号称转过山的人的口中,而这些信息却又是那么的五花八门,让人匪夷所思。所以,最后听过他们的话之后,我知道,所有的未知只能靠自己去探索了。
    当坐上车去转山起点洋扎桥的时候,我兴奋的心情甚至让我无法在枯燥江边公路上的行驶的汽车内昏昏入睡。脑海里不停的蹦出各种想象的有关转山情景。当一座白塔在远处澜沧江对面显现的时候,我知道,剩下的路就要以步来衡量了。
  • 彩云指南 2007-2-26
    引用 3
    ――――――――――――――――――――――――――――――――――
    朝圣者带着他们虔诚的信仰行走在转山的路上,而对于我,我带着的只有一个信念,一个有关爱的信念。
    ――――――――――――――――――――――――――――――――――
    在洋扎桥头,我们打听了一些有关转山的信息,买了些需要的物资之后便踏上洋扎桥。桥下的澜沧江在奔流着,不知道这些江水从什么地方来,流到什么地方去,此刻,一朵浪花在我的脚下与我相遇,也许,这也是我们之间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邂逅。
    过了桥,我们向之前在江对岸看见的一个喇嘛庙走去,我们需要到那里去取转山的钥匙。其实所谓取钥匙,只是围着庙宇转一下。对于这个说法,我觉得他只是告诉我们,事情总要有个开始,而不是匆匆的来,然后匆匆的去,不会留下什么,也会带走什么。
    8月的澜沧江畔,热且闷,两边的山坡上几乎没有什么可以遮蔽阳光的植物。我们就这样,顶着太阳开始了爬升。2个小时之后,我们到达了永久,住在了村口的那户人家。主人家都是信佛的,对于所到这里的朝圣者,他们提供食宿,而所要的报酬也只是随便给。


    ―――――――――――――――――――――――――――――――
    行李放在包里,把思念装在心里,然后趟过溪流,翻过垭口。
    ―――――――――――――――――――――――――――――――
    夜晚是宁静的,同样宁静的还有这里的早晨。当天边微微泛出一丝阳光的时候我们出发了。远处的群山顶上还被云雾缭绕着,几屡光线透过山峰照在上边,变成了一个火红的光环。我们走在山路上,前后都没有人,一起都那么安静。
    进入一片松树林的时候,金色的阳光刚好照射到林中。天上的天空蔚蓝,时不时会有一群乌鸦飞过,留下一串哇哇的叫声,林中突然的跑出来一只野兔,然后又消失在斑斓的树丛中。
    走出了树林,到了一个垭口,垭口上插满了经幡,还有一个祭祀的台子。中陇旁边林子里找了些树枝,用带着的粮食和酥油烧了我们转山之路的第一次香。
    绕过垭口以后就再没有信号了,之后的一个星期里,有关她的思念只有装在心里。放心,亲爱的,我说过会回来的。
    给她发出了最后一条消息,然后背包,上路。顺着山腰,一路向下,走到了永支河边,转个弯又逆着永支河一路向上。路上基本没有人,只有很偶然的碰上一两个放牧人。随着海拔的上升,植物的立体分布开始变得越来越明显。之前的阔叶林开始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高大的衫树,再走,就是蕨类植物和大片的高山草甸。这里,就是成群的牲口和冒着烟的牧人窝棚。
    清澈的永支河一直在我们身边欢快的流淌,口渴了,走到河边只要不怕水冷,捧着喝就好。
    两个牧人从后边赶上了我们,在一起走了一段之后,下起了雨。等我穿好了防水衣裤,他们却失去了踪影,呵呵,好一个飞毛腿啊。
    当我们再次追上前边的人的时候,却发现是之前提前我们一天走的一帮藏民,里边老老小小,大人背着行李,小孩骑在行李上。大概问了一下,原来是西藏左贡的一个村子的藏民来转山。很有意思,他们对于怎么走没有计划,而是天亮就开始走,走到天黑为止,走到什么地方是什么地方。他们打算当天翻越杜给拉垭口,我们也就加入了他们。
    走了一段,我们离开了永支河,开始快速提升海拔。杜给拉垭口并不是很高,海拔4500米左右,但是如果一天之内,从海拔2500米的地方背着10来公斤的东西一下走过来还真不是件轻松的事情。当看见垭口的时候,还在计算,到底是半个小时还是40分钟能翻过去的时候,山上下来的牧民却告诉我们,翻过去还要走2个小时。当时心里就像旁边一条石缝当中涌出的溪水一样的冰冷。
    不过事实也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糟,我们花了一个半小时就到了垭口,刚翻过垭口,滚滚的乌云,带着雷声就压了过来,紧接着便开始下起了雨。翻过垭口就有放牧人的窝棚,窝棚旁栓着的藏狗在对着我们咆哮,一头牛堵在门口,把头伸了进去,仿佛头淋不到雨身上就不会湿一般。赶开了牛,窝棚的主人居然是之前超过我们的那两个牧民。主人很好客,拿出了酥油茶,给我们腾出了地方,就这样,当屋外下着瓢泼大雨的时候,我们却喝着热茶,烤着火,煮着晚饭,暖洋洋的坐在火塘边。看看表,下午6点,今天我们走了11个小时。
    入夜,当风雨过后,我走出窝棚,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抬起头,星星也从云层中跑了出来,眨着眼睛。我知道,明天还是会是一个晴天。
  • 彩云指南 2007-2-26
    引用 4
    ――――――――――――――――――――――――――――――――――
    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个地方,山坡上长满了葡萄般鲜红的野果,远处有雪山,孩子们在追逐嬉戏,悠扬的笛声在山间飘荡,此刻,我希望你在我的身旁。
    ――――――――――――――――――――――――――――――――――
    今天是从维西出来已经第三天了,窝棚的主人告诉我们,今天的路要比昨天还要辛苦,事实也的确如此。我很怕海拔的提升,并不是我体力不好走不动。借用一句电影里边的台词: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昨天爬升的高度,在今天,顺着一条小河一路向下,一还就是7个小时。
    路上经过一片竹林,中陇砍了2根竹子,每根有5个竹节。他告诉我,那群西藏人告诉他来这里转山都要一根当拐杖,最后带回去作纪念的。不过后来在格布的时候又有当地人说是要五节竹子而不是5个竹节,总之很混乱就是了,这是后话,呵呵。
    中午1点,在口渴得实在不行的情况下,终于找到了水源。吃过了午饭又继续上路了。本来在计划中要住一晚的山洞就在离水源不远处,我们没有停留,过了山洞又开始了爬升。
    在我曾经走过的路途中,不知为什么,从来没有过放弃的念头。但是,这次,我第一次走到走得想耍赖,呵呵。不过耍赖是不可能的了,路还是要继续走的。中陇已经和几个当地猎人走到了前面去,我在后边休息一下然后追一截,然后又休息。他们走路方法跟我很不一样,他们总是走的很稳,走很长一段之后坐下来休息很久。而我比较习惯走的很快,累了稍微休息一下就接着走。所以跟着他们的节奏让我走得很痛苦。
    有些时候,累也可以让人达到一种境界。当你累到一定情况下便会人我两忘。这是一种挺有意思的经历,而我此时正在体会这种感觉。说来很奇怪,此时此刻,我脑海当中蹦出了很多各种各样的事情,有关我的,她的,还有我们的。平时的生活,有些事情总是没有时间或者根本就没有去仔细考虑过,而这时,他们都在我脑海里不停的跳跃着,追逐着我从来没有思考过的答案。
    其实,曾经对为什么要来转山这个问题,我自己都没有想明白过,我只知道,在我内心深处神山在向我召唤。而当脑海中的种种想法开始碰撞在一起的时候,一些瞬间闪亮的火花终于让我开始明白我来这里的目的。是的,亲爱的,我是为我们的爱而来,因为,她来得是那么的不容易。
    当看见一堆玛尼堆和飘扬在周围的风马旗的时候,我赶上了走在前面的中陇。丢下了背上的背包坐下休息,转过头,卡瓦博格揭开了笼罩在他身上的云雾,露出了他伟岸的身影。阳光照在山顶上,皑皑的白雪反射出耀眼的白色。我始终相信,神山是有灵性的。
    猎人告诉我们,前边不用上坡了,并且好心的要来帮我背包。我谢绝了他的好心,我想,我背着的不只是一个包,而是一份心意,这个谁都不能替代。
    其实说是不用上坡,也只是坡没有了那么抖而已,再继续走了40分钟之后,居然碰到了一个小卖部。在快到山顶的地方有个小卖部,真不好让人相信。小卖部旁边也有一个泉眼,据说是东宝法王请出来的水。所以,不管有钱还是没钱,只要渴了,这里都能让你喝个痛快。
    小卖部出来不远,一大片简易的房子散落在陡峭的山坡上。这里都是来自阿边的村民为了拣菌和打猎在这里盖的临时的居所。本来打算今天赶到阿边的,不过看看表,已经六点半了,而猎人告诉我们到阿边还要走3个小时。商量了一下,我们干脆就在这里借宿一晚。
    好心的猎人曾久收留了我们。他们家的房子及其简单,一面靠山,其余三面只是用了木板和木桩搭了个半开放的房间,中间一个火塘,再盖上木板的屋顶就是一个家了。我站在屋里,趴在齐腰高的木桩上看着屋外的风景。远处,乌云带着闪电盖住了我们曾经的来时路,还在继续向着西边移动,夕阳把光线投射在乌云飘落的雨雾上,在天空之中画出一道美丽的彩虹。山坡上的屋顶飘着淼淼的炊烟,不知哪家人在吹着笛子,笛声顺着山谷在飘荡。忽然恍惚之间觉得自己来到传说中的世外桃源,人间仙境。走出屋外,一群孩子把长满山坡的野果用细小的竹片串了起来,递给了我。面对这么一串好像红珊瑚项链的美味,真有些舍不得动口。
    今天的晚饭是炒的一锅野生菌。吃饭的时候,曾久养的猎犬们也跑了回来,一共五只,四个哥哥,一个妹妹。吃过饭,天就黑了,说黑其实并不黑,屋外的月光甚至照亮了远处的群山,远远近近好像都披上了一层霜。想了想,今天立秋了。
    说了一会儿话,大家便都躺下了。月光刚好从“窗子”里洒进来,铺满了我的睡袋。不知道什么时候狗妹妹躺在了我身边,我一把就把她虏进了睡袋,好一个香艳的夜晚。
  • 彩云指南 2007-2-26
    引用 5
    ――――――――――――――――――――――――――――――――――
    真希望不管雷电交加还是风和日丽,能在每个夜晚拥你在怀里,然后安然入睡。
    ――――――――――――――――――――――――――――――――――
    睁开眼,昨夜的月光已经没了踪影,屋里映射着火塘的红光。这暖暖的火光让仿佛让我回到了扎恩扎西家新年的夜晚。曾久的媳妇正在帮我们烧着水。一把面条就是我们的早餐。
    在天刚刚发亮的时候,我们告别了曾久一家,踏上了漫漫的路程。狗妹妹在前面送了我们一程之后闪进了树林不见了踪影。林间长了很多蘑菇,啄木鸟在树上笃笃笃的啄着树干。
    走了没有多远便到了垭口,过了这个垭口就是一路下山,最后直至怒江边。我们站在垭口远眺,高黎贡山山脉上一个个山峰被初升的太阳照亮了,山岚也被初升的阳光染成了金色,或盖着或围绕着层峦起伏的山脉。一阵风吹过,垭口上的风马旗跟着舞动起来,风也在用他自己的方式念着那些奇怪的经文。
    过了垭口便是一路狂奔,结果快到阿边的时候摔了一跤,得意之时不可忘形啊!
    阿边不太大,远远的看就像是一个建在龟壳上的村庄。我们在村子里绕了没有多久就到了村口,中陇看见有个人,便上去问路,哪不知那人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说着什么,然后就走开了。中陇转过来,只说了两个字:疯子。
    中陇说这两个字的时候让我想起他第一次说这个词的情景。洛通也有三个疯子,我只见到两个,说是第三个送到昆明医治去了。我很奇怪为什么只有那个会被送去。后来才知道,没有送去的两个中间,一个在家帮着干活,是属于有益型的,另一个自己在公路边自生自灭,是属于无公害型的。而送去治疗的那个则属于杀伤力比较大的那种:别人在放牧,他在山上滚石头,别人种田,他把水沟拔开,呵呵。还好还好,我们碰到的这个不是这种类型。
    快到中午了,太阳越来越大,而随着海拔的下降,温度也越来越高。在靠近江边的地方碰到了一群施工的人,一路上还有隆隆的炸石头的炮声。大概再过半年,车路就应该修到阿边了吧。走在已经修好的一段路上的时候,看着路边石壁上画着的菩萨像还有刻着的经文,我不禁在想,当车路替代了曾经的小路的时候,还有多少双眼睛会去欣赏他们,还有多少双手会虔诚的抚摸他们,会有多少双脚会在他们面前停留?这个答案我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不过我想,这个大概就是现代社会带给我们方便同时让我们失去的东西吧。
    当走出河谷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怒江对面的乌金白茫还有那个熟悉的小卖部,而我们身边河水也奔流着汇入了怒江。走进小卖部,曾经好心收留我借宿的老板不在,但是惊喜的发现,则日老师竟然坐在门口。则日老师也认出了我,趁着等车我们聊了起来。则日老师说过两天我可以跟他一起结伴去察隅;则日老师说曲珠那里有个地方很奇异,石头上有着天生的经文;则日老师跟我说,转山就是要自己被东西效果才好,东西让别人背了没有什么效果;则日老师还说……
    按理说,从丙中洛开往察瓦龙的货车大概就是这个时间到,不过不幸的是他们刚走了10分钟,只能坐下来等了。干热河谷的地理特征这个时候体现的非常完整,整个河谷非常热,山坡上也都是灰蒙蒙的没有什么植物。附近没有什么人,只有旁边一个做松绒买卖的人时不时出来把他切好的松绒拿到日光下晾晒。坐在小卖部门口的我最后也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
    醒来已经三点过了。这个时候是不再会有车了,看来只能自己走了。等到太阳偏西一些,我们又踏上了路途。路上仍然很热,没有遮阴的植物,只有路边生长旺盛的仙人掌。仙人掌的果实已经开始成熟了,只要不怕他的小刺,摘来吃就可以。
    经常跟山民打交道就会知道,他们对时间没有什么概念,如果说天他们可能还是可以说得清,如果问他们多少个小时,不同的人定然是回答的五花八门。其实也不奇怪,我现在就跟他们一样,只知道要走到什么地方,而不需要知道要用多长时间,呵呵,一种很麻木的行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赶上了一个老伯。刚好旁边有一座风格很奇特的房子,中陇便上去请教。老伯耳朵不太好,说话要很大声。原来这个就是则日老师所说曲珠那个很奇异的地方。站在石头前看了一会儿,一声汽车喇叭刺激了一下我们的神经,慌忙跑到路上,一辆货车连人带货的驶了过来。招招手,然后上车,照例是货箱,还是敞棚。
    接下去就没有什么悬念了,车子行驶在毛石路上,依然跟以往一样惊险。经过了飞石区,绕过一个大转弯,最后一马平川的到了扎那。值得说一下的是那片飞石区,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他,不过当我面对他的时候仍然被他的气势所深深震撼。扎恩扎西曾告诉我,传说这个地方住了一条蛇,蛇的头在这里,身体一直延续到印度,他因为干了坏事,吃了人,佛祖罚他一直在这里吐东西。西瓜大小的石块从山顶一个心形的地方飞滚而下。曾经茶马古道的马帮在这里不知道损失了多少的马夫、马匹和货物。
    夜晚来临的时候,躺在2楼的床上,看着手机里的存储的消息,写下了这么一段话:“今天应该算是最近最轻松的一天了。不过收获也挺多。晚上看着你以前发给我的消息,宝贝,我只想说,我爱你。神山有他的灵性,他总会用他的方式安排一切事物。楼下有人过生日,闹得挺晚。乱乱的说了一堆,等回来抱着你好好的跟你说吧。今天就先休息了,再对你说声:爱你。”
    在楼下生日party还在用藏语歌唱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我已经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窗外风雨大作,电闪雷鸣。朦胧中下意识地伸出一直胳膊,想把她拦入怀里,生怕她在这样一个夜晚会害怕。亲爱的,在远方的你不知感受到了没有?
  • 彩云指南 2007-2-26
    引用 6
    ――――――――――――――――――――――――――――――――――
    不管翻过几座山,还是要跨过几条河,我只要能给我一只笔,然后,把我对你的爱写下来,印在你心里。
    ――――――――――――――――――――――――――――――――――
    在清晨的阳光开始照亮大地的时候,昨夜的风雨似乎并没有留下什么太多的痕迹。早早的吃过了早饭,我们便上路了。走出不远便碰上了一大群藏族人,老人和小孩已慢慢地走在前面,年轻些的正在收拾他们的帐篷,哦,原来也是一群虔诚的信徒。
    出了扎那,我们便转向一个河谷,从此怒江将离我们越来越远。转过身看了看,昔日碧绿的江水此刻变成了红色,滚滚不息的流向远方。远处正在施工,过不了两年,察瓦龙到察隅的公路就会修通。
    对于那些虔诚的转山者来说,只要有寺庙他们都是要去拜的。从扎那出来就路过了三个寺庙。每进一个,中陇在行过大礼之后,总是很虔诚的取出带来的酥油,点燃一盏酥油灯。而我总是拨弄着佛堂外的转经桶,默默的走了一圈。第二个寺庙是小乌金白茫,乌金白茫是如来佛入山的地方,而小乌金白茫是如来佛曾经休息过的地方。经堂当中一位喇嘛正在念着佛经,在外边烧香的信徒们好奇而又敬畏的站在门口向里看。绕乌金白茫走一圈需要4个小时,而绕这里只要五分钟。
    如果说前两个寺庙是意料之中,那么第三个就可以说是个艳遇了。误打误撞的闯了进来,这里住的都是尼姑。面带笑容,招待我们的是酥油茶、炒面还有他们的热情。一个很大的院子,空空的,地面长满了草,几棵核桃树,还有几只鸡悠闲地走来走去,一切都很平静。中陇进去拜佛去了,而我坐在佛堂前,晒着太阳发起了呆。我想,如果能在某个地方,我还有你,亲爱的,能有这样一个地方:一个小院子,一栋不用太大的房子,有花有草还有阳光,享受着清新的空气,或许还有山间湿润的雾气,看着院子里的小鸡小狗跑来跑去,就这么简单,那该多好?
    之前在小乌金白茫诵经的那位僧人也来到了这里,之后我们便一起出发了。走了一段,碰到了跟那位僧人一起来的一群藏民,跟他们道了别,先走一步。
    接下来的路就开始了上坡,走到顶就是今天要翻越的垭口,再之后,便是一路下坡。背上的背包越走越沉重,脑海里不停的闪现着一些模糊的东西。突然一个顿悟,想起了则日老师说转山要自己背东西效果才最好的话,是的,我明白了,如果爱能够让我坚持走下去,翻山越岭,那么还有什么东西能够成为他的障碍呢?转山,为的是让我,让我的爱更坚强,让我明白我们的爱在我心里有多重要,让我知道我们的爱来得是多么的不容易。是的,亲爱的,我明白了。
    翻过垭口,远远的看见对面山上好像缠了一条红白相间的腰带,这个就是那条传说中的大蛇的身体。山路很宽,不难走,只是风很大,有些时候我甚至怀疑如果没有背包是否会被风吹到山谷里去。路上偶尔有几个地方很危险,可以走的地方就是2根木头搭成的桥,而桥下便是万丈深渊,风从木头间的缝隙吹过,碎小的石头跳跃着滚了下去,掀起一阵尘土,好一个飞砂走石。
    路上经过一个村子,小卖部前买了几瓶水,坐下来看着下边池塘里的孩子在水里嬉戏,倘若不是赶路,我想我也会加入他们,呵呵。主人家的儿子摘了些果子,讨了一点来,中陇说是桃李,不过看起来更像是长不大的小毛桃,有点酸有点苦。天上飘来一片乌云,飘起了点点的细雨。我们不敢过多的停留,背起行囊又上路了。
    终于,在过了江,翻上一个小山坡之后,我们到达了格布。格布的一个寺院周围住满了前来转山的人,虔诚的信徒们正排队跪拜着佛祖。一个好心的小卖部老板收留了我们,只是一片空地而已,不过够了,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栖身之所。
    当夜晚来临的时候,房间里的电灯泡也随着小水利机叶片的转动忽明忽暗的闪烁着。借着昏暗的灯光,拿着小卖部老板给我的一支笔和两片纸,虔诚地写下了对她的思念和对她的爱。
    中陇和他儿子已经睡熟,发出均匀的呼吸声。走出屋外,天上的月亮让星星都不见了踪影,房前水渠里的水也停止了流动。月光下,我独自享受着这静谧。还有两天,我们就走出去了,是的,伴随我的每一个脚步,我们之间的距离就越来越近,等着我,亲爱的,在我手里有我爱的礼物。
  • 彩云指南 2007-2-26
    引用 7
    ――――――――――――――――――――――――――――――――――
    脚下路的漫漫,崎岖前行不知通往何方,而远方的你就是我前行的希望
    ――――――――――――――――――――――――――――――――――
    天才刚刚擦亮,屋前就响起了脚步声。虔诚的人们已经开始行走在了他们朝圣的路上。
    出了村子翻过一个小垭口,转身了看身后的路。转山的藏民就像蚂蚁一样在远处的路上走着,大部分都顺着大路往左贡方向去了。不远处几个牧人赶着羊群向我们走来。
    今天开始就有岔路了,在一个岔路口我们走上右边的一条小路,这是之前一个好心大妈告诉我们的。路越走越窄,而且没有一个人。对于不知道路的我们来说,走在这样的路上,总让人不是很放心。我们努力在路上寻找着没有走错的信息,但是也只有偶尔看见路边被人丢弃的烟壳和饮料罐能够安慰一下我们担心的心情。
    山路时窄时宽,而随着海拔的上升,两边的植物立体分布也体现出来。不过我实在没有什么兴趣来研究他们了,几乎每天我们都在经历这个过程,见得多了也就不奇怪了。
    在快到中午的时候,我们终于看到了人烟。这里只有几户人家,都是格布上来山上拣菌子的。路边的一个泉眼流出清凉的泉水。一个好心的大姐让我们进了他们窝棚,往火塘里加了几根柴,帮我们做起了午饭。午饭还是跟前几天一样,压缩饼干就着方便面,在这里不能要求太高。吃过了饭,大概问了一下路就出发了,对于前方未知的路程我们只能全力以赴。
    知道了方向也就放下了心,接下来的路走得踏实了很多。海拔已经上升了很多了,周围的大树杜鹃少了起来,而挂着松萝的衫树越来越多,几座雪山在远处的云雾之中时隐时现,江水顺着峡谷蜿蜒奔流着。走出没有多远便碰上了两个山民,他们是去找菌子的。一起走到了垭口,他们转个弯就消失在了林子里。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竟然是我们在这一整天遇到唯一的路人。
    翻过了垭口就开始了下山,山路弯弯曲曲,两旁都是密密的树丛,一路上大大小小的石头,很不好走,几次险些崴了脚,而走惯了山路的中陇却轻快的在石头上飘来飘去。
    虽然这段路也是下山,并且让我们走了5个钟头,但是却不像是翻过杜给拉垭口那天下山那么枯燥。当走完了石头路之后便走入了一片衫树林,再之后是一片松树林。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喜欢走在松树林里的感觉。在我的潜意识里,树就应该跟松树和衫树一样:正直、挺拔。而对于树林中出现的每一条小小的岔路,我总是幻想着它通往某个童话人物的家——或许是座木头小屋,异或是个硕大的蘑菇。
    走到江边,过了桥,坐在一个寺庙前休息。周围很安静,没有一个人,对面半山腰上有一个村庄,下边山坡上一大片荞麦开了花,红红的。一棵梨树长在白塔旁,挂满了果实。很渴,也顾不得梨子是否已经熟了,摘了下来就塞到了嘴里。
    已经是5点过了,但是我们却还不知道今天我们目的地——拉德在什么地方。大概近了吧,我们只能这样安慰了自己。河谷里边很热,太阳慢慢地朝着西边滑动,还在努力的释放着他的能量。我看了看前面的上坡路,皱了皱眉头,剩下的水不多了。一朵云彩飘了过来,遮住了阳光。嗯,是的,我相信那是神山伸出了她的温柔手来抚慰我们疲惫的身体。
    翻上了小山坡,当远处的村庄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都丢下了行李躺在了一片草地上,抬着头,静静地听着风声,看着太阳西下。时间对于我们已经不再重要了,目的地就在眼前,我们需要的只是休息,休息一下而已。
    在进村之前中陇突然转过来对我说:“我有预感,明天会有人跟我们一起走。”中陇没有说错,我们借宿主人家的两个儿子明天就要离开家回拉萨读书去了。他们将会是我们明天的伙伴。
    当我们跟主人一家围坐在电视机前的时候,忽然有种很恍惚的感觉,之前行走的六天时间就好像刚刚看过的一场电影,感觉有点不真实,看看周围,却发现他发生的又是那么的真实。看着钱包里她的照片,傻傻地笑了。嗯,我马上就能回到你身边了,亲爱的。
  • 彩云指南 2007-2-26
    引用 8
    ――――――――――――――――――――――――――――――――――
    卡瓦格博对我露出了笑脸,我的心已经插上了翅膀,飞到了你身旁
    ――――――――――――――――――――――――――――――――――
    今天我生日,还没睡够,就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惊醒。灰头土脸的对自己说了声生日快乐。主人家已经打好了酥油茶,坐在桌前随便捏了几个糌粑胡乱的吞了下去就出发了。
    外边天还没亮,其实准确的说已经亮了,月亮的亮。远处的群山覆盖在云层下沉沉地睡着,大地也还未苏醒,只有小河潺潺的流淌着。脚下的道路依稀可见,我们跟着一位婆婆就这样慢慢地顺着山路走着。一朵乌云远远地飘过,云层中时不时地闪出一道亮光,然后是一阵轰隆隆的雷声。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条路对于同行的其他人代表着什么含义。对我来说,今天是转山的最后一天,走过了今天我就又返回现代社会,能用最快捷的交通方式回到她身边。而当我们走出了一段之后,带路的婆婆放下了肩上的行李,拉着两个兄弟的手用藏语说着什么,再之后,两兄弟发出了呜呜的哭泣声,在车站她送我的那一瞬映入了我的脑海,鼻子一酸,别过脸去。是啊,对我来说这条路是通往幸福,而对于他们却是离家的艰辛和痛苦,伤别离啊。
    接下来的路就只有我们和兄弟两人了。太阳还没有升起来, 大家也都没有说话,默默地走着。就这样,在太阳初升的时候的时候我们走到了拉德的牧场。兄弟俩的大哥把我们迎近了一个窝棚,倒上酥油茶,递给我们一袋炒面。屋外温度不高,我们围在火塘边享受着这种家的温暖。
    走出了窝棚,清晨的阳光照耀着大地,带着一丝暖意。而卡瓦博格此时也披着金色的披风对我露出了他的笑脸,此刻神山离我们是那么的近。窝棚外,为兄弟俩准备的马匹打着响鼻,背上已经装满了东西。
    再次出发的时候,运着松绒的马匹和商人,还有我们就这样变成了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在山路上走了起来。海拔越来越高,地上白色的是一根一根的雪茶,小草则开着黄色的野花,其间点缀着一丛一丛的雪莲,而围绕在周围的是红色和灰色的山峰。远远的看见红色的砂石间一条小路就像一条红色的地毯一样通向书拉垭口。
    在翻过书拉垭口的那一刻我转过头,看了远处的卡瓦博格,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便开始头也不抬的一路狂奔。我走的是那么快,以至于其他人都被我远远的甩到了身后。在那一刻如果给我一双翅膀,我想,我就能够马上就飞回到她身旁。
    没有多远便到了一个牧场,周围细小的水流在这里汇合,汇成了一条小河。牧人的窝棚冒着阵阵炊烟,门口竖着的大桶里装满了准备打酥油的牛奶。在这里吃过了转山路上的最后一顿饭。再走的时候,不知从什么地方跑来了一只小狗,走在前面时不时转过头来看看我们,而我们休息,它就远远的等着。
    山路顺着一条小河一路向下,河水清澈的透着翡翠般的颜色。走在路上的感觉就好像回到转山第一天走在永支河旁一样,只是反过来而已。多么巧啊,仿佛怎样开始,又怎样结束,一切最终又都归回了原点。
    奔腾的小河和那只小狗一路伴随一直走到了澜沧江边,小河投入了澜沧江的怀抱,而我们跟着小狗走到了梅里石。看了看表,下午3点。一天一趟的班车是不可能了,对她的思念让我不愿意做任何停留,买了两根火腿肠送给小狗告了别。我们顺着江边公路继续前进。
    路上时有时无的信号让我安静了一个星期的手机欢快的叫了起来,来自远方的生日祝福还有她的爱的消息。因为塌方,路上并没有多少车辆来往,同样是在下午,同样是在江边,这一刻,仿佛又走到了怒江边。只是,我们顺江而下,方向:回家。
    神山是有灵性的,而一切事物在冥冥之中仿佛都有安排。当我蹲在路边方便的时候,一辆车就这样来了,顾不得害羞,拿着手中的手纸就摇了起来……今天走了13个小时,神山陪我过的生日。
    透过车窗,看着远处的云雾包围的卡瓦博格,走过的路就像电影一样,一幕一幕的在脑海中闪过。
    是的,亲爱的,跟你说过等我,好了,我回来了。
  • 彩云指南 2007-2-26
    引用 9
    当回家的车票捏在我手中的时候,我知道,我们之间只有这一张票的距离了。
    也许是真的是累了,躺在车上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在朦胧之间看见了白茫雪山的身影,听见了金沙江水的奔流声。夜晚来临时,一束月光透过车窗玻璃照在我脸上,在那一瞬间,我却出奇的清醒。窗外,月亮掉到洱海里,在一片稀疏的水草之中摔的支离破碎,水面一片风平浪静,远处的群山只露出黝黑的背影,小船也枕在沙滩上睡着了。忽然在想,如果能跟心爱的人在一起,此刻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风花雪月了吧。翻过身,摸了摸藏在胸前口袋的那个戒指,嘴角带着笑,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 彩云指南 2007-2-26
    引用 10
    回到繁华的都市,有时骑着车穿行在高耸的大楼之间,会忽然怀念行走在路上的那种安宁,那是一种发自内心宁静,而对于眼前的一切忽然有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我用了很久才从这种感觉中脱离出来。
    朋友相约去烧香,在我绕完红线之后,旁边的一位大妈大声地喊着:一定要交钱才灵。突然想起了那些在垭口随风飘动的风马旗,那个时候信那些虔诚的信仰离我是多么的近,而此时他们却离我们那么的远。笑了笑,还是掏出了钱包。

    (完)
  • 彩云指南 2007-2-26
    引用 11
    一点说明:这个是去年暑假梅里转山后回来写给LD的。答应小车写完帖过来的,其实早就写完了,一直没有去把照片扫出来,最近几天马上就开学了,放幻灯的时候拿了小数码翻拍了一下,简单处理就帖上来了。呵呵,希望大家能喜欢(其实主要是LD喜欢就好,不过领导早就表态了,打了个90分^^)

    [ 本帖最后由 彩云指南 于 2007-2-26 20:28 编辑 ]
  • HyperGun 2007-2-26
    引用 12
    顶下,再慢慢看~~~
  • bluesboyt 2007-2-26
    引用 13
    太正了```
  • 精神毒品.
    彩云指南 的LD真幸福:)
  • 真是好文,没有白等啊 :)
    看到戒指了,快婚了吧?
  • 小强 2007-2-27
    引用 16
    精彩
  • dreamerz 2007-2-27
    引用 17
    呵呵,我懂这种人我两忘的状态。
    那种感觉很奇特,真不好形容,好象累又好象不累,可能真的是有些麻木了。脑子里确实胡思乱想的蹦出很多离奇或着不切实际的空想,不过想着想着,觉得挺美滋滋的。

    2000年,我第一次出远门就是去的云南,想想那过去,值得回味和诉说的片段非常的多。
    从网拉来的4个人和我一起,那会真是叫自助旅游,什么都不懂,背个帆布军色行囊就觉得自己很有型很有架势了。
    梅里也去了,前一天在德钦就问着了班车的时间,然后大家中午就在郁闷的看钟数羊。一MM闷的慌就出去游荡,不久飞奔回来说车马上就要走人了,然后我们也奔。上车后我们几个人就被分散了,他们好象都坐在中巴后面吧,而我一个人在车前。左手土豆右手萝卜,屁股下是苹果后背靠着方便面,淳朴的藏民把这个上好的、可以坐人的位置让给了我,他们则晃晃悠悠的站在我四周,丐帮的气息很浓烈,不过我还好!
    下车后他们说,很长一段时间晴空万里,没有一丝云朵,七座神山均显露无遗,而我却被围在好心人中间什么都没看到。而且所有的相机当时都在我手上,他们大叫我但始终无果,因为我什么都没听到。和他们坐在一起的藏民说我们运气很好,这样的景象连他们都难以看到。
    都说神山不爱被人拍摄,至少不轻易让人拍到,所以我们都认为这是个注定的结果,而神山用公平的方式满足了我们。我属于公平中被牺牲掉的那部分。

    回来时,如打仗般从窗口把一MM扔进车里去,直接占了一排座,我们都可以坐着回德钦了。
    黄昏中神山没有向我彻底显露,而是经典的让云雾缭绕其间、若影若现。我刚好坐在右边靠窗,我出神的看着他们,整个人完全被吸引过去了,说不清为什么。我只会觉得头皮发麻、起鸡皮,有种感动不断涌上来,似乎当时愿意为他们做任何事,如果我不是在车上而是走在这条路上,很可能自己会情不自禁的面对他们跪下来,久久不起。
    坐在旁边的朋友不知道我当时的感受,以为刚才还很兴奋的我怎么突然就不开心了,整个人肃静、落寞了下来。也许如彩云兄所说的,山真是有灵性的,他始终在影响着心怀敬畏的人们。

    从那以后,我一直觉得要朝拜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走在那条从德钦起始的路上,一边走着一边把头转向如此开阔、开阔的让人无法相信的另一边,始终注视他们。同时也让他们注视着你,一步步走下去。
    当然,走可能太漫长,骑车去也是个不错的办法。老友毅早已经干过这事了,我什么时候才能怀着同样的心情再次回到那里呢?

    [ 本帖最后由 dreamerz 于 2007-2-27 02:15 编辑 ]
  • baresi2010 2007-2-27
    引用 18
    梅里,忘不了的地方,这次出去,为了神山,前后折腾了5天,两次来回折腾,事后唯一的感觉:值
  • baresi2010 2007-2-27
    引用 19
    论坛的水印还真是令人头痛
  • 引用 20
    好!
    好久没出去走走了...
  • 彩云指南 2007-2-27
    引用 21
    to 小车:结婚还不急,不过我已经是小马拴在大树上了(我是小马:))
    to 老梦:有机会能去外转的话推荐走走,路上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如果觉得时间长,可以坐车到梅里石,到书拉垭口那边走走,感觉也是非常棒的。可惜我走的太快了,很多东西都没有去细细品位,以后有机会打算带LD再去走一次的。

    在此一并谢过楼上各位兄弟
  • 我已经开始认真考虑向你学习,去一个高校做实验员啥的。
  • 小狐 2007-2-28
    引用 23
  • 引用 24
    太有才了。
    为了MM写下如此的美文。
    难怪佛落一德的理论说,
    性是男人努力的伟大动力。
    :)...
  • 2007-2-28
    引用 25
    乌鸦暑熟貌似好久好久没有露面了,莫非刚从哪个深山老林里钻出来:)
  • caominhua 2007-2-28
    引用 26
    好文,好照片,每次出远门后,总是久久回味着这种美轮美奂的感觉

    题外话,照片中有很多灰尘,该吹吹相机了
  • 灰尘不关相机的事,是胶片上的没吹干净 :)
  • dreamerz 2007-3-1
    引用 28
    你打算去的是什么地方?
    独流产不能众流产,找人帮你顺产吧!
  • 彩云指南 2007-3-1
    引用 29
    呵呵,跟相机胶片都没关系,有些是墙上的点,有些是幻灯机镜头上的灰

    说起计划来,我计划都到暑假了,不知道有几个会实现,但愿不要有太多变化出现
  • 盔甲 2007-3-1
    引用 30
    Quote原帖由 <i>彩云指南</i> 于 2007-3-1 01:03 发表<br />
    呵呵,跟相机胶片都没关系,有些是墙上的点,有些是幻灯机镜头上的灰<br />
    <br />
    <br />
    有这效果非常不错了:)顶好图好文!

    [ 本帖最后由 盔甲 于 2007-3-1 01:25 编辑 ]
  • 巴郎 2007-3-5
    引用 31
    写的真是不错啊

    俺去年10月的时候已经小转过了,看来大转更好玩的说

    另外彩云这款stratus latitude用起来怎么样?想买,但是总感觉不耐操啊。
  • 彩云指南 2007-3-5
    引用 32
    我的是vapor trail,背负偏软,负重超过10kg就会不舒服,我把背夫加固了一下,稍微好些

    对拉,要提醒去转山的同学(不管内转还是外转),如果真是要转山(跟藏族人一样),都要去取转山的钥匙

    内转:在到西当的路上,有个叫不久的地方,包车的时候跟司机说一声,他们都知道,下去有个石洞,从里边穿过来就拿到了钥匙。
    外转:过了洋扎桥,顺着百塔可以走到一个寺庙,围绕寺庙转一圈

    其实一路上有说法的地方很多,有两本书,专门说这个的:外圣地广志和内圣地广志,可惜我没有找到
  • sibyl36 2007-3-5
    引用 33
    差点把眼泪都看出来了
    才看了的时候觉得你LD好幸福,有你这么爱她
    后来觉得你也好幸福,找到了值得让你那么去爱的人
    不能免俗的说“好文”
    照片喜欢那张开满粉红色的花的草地,旁边是条弯曲的小路
    好象一直走下去,自己爱的人就在那头等着自己的感觉
    谢谢你给了我一段那么美好的爱情,虽然是你们的
    但,感同身受!
  • 喜力 2011-2-17
    引用 34
    呵呵呵呵,看不出来,还挺煽情
  • hk08 2011-2-17
    引用 35
    Quote原帖由 baresi2010 于 2007-2-27 08:34 发表
    梅里,忘不了的地方,这次出去,为了神山,前后折腾了5天,两次来回折腾,事后唯一的感觉:值


    哟,小巴,这是06年咱们在梅里遇到时拍的吧,光阴荏苒啊


    云老湿4年前估计也是风华绝代啊
  • Mega 2011-2-17
    引用 36
    能把出行记录写成情书,厉害。

    [ 本帖最后由 Mega 于 2013-5-15 18:40 编辑 ]
  • 小风车 2011-3-6
    引用 37
    我的是vapor trail,背负偏软,负重超过10kg就会不舒服,

    和我外转的时候背包一样。哈哈。以前那个还是让你帮买的

    猿粪呀
    • GEARER 装备者
      38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