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行川西(后篇):探索贡嘎龙脊之路


————————————————

文长图多预警

可能需要较长时间阅读

植物太多不认识的

大家看了知道的可以插图讲解下

————————————————


从小就知道四川西边高山众多,外婆哼的歌里常出现二郎山和雀儿山。开始只知道避暑休闲的青城山和峨眉山,后来长辈的科普里除了世界第一、第二高峰珠穆朗玛和乔戈里峰,至于排后面的大家并不清楚,最常说的就是四川最高峰贡嘎山。至于看到贡嘎图片的第一眼,萌生去贡嘎的想法已经是15年大学时初识户外徒步,那会儿还是小受老把贡嘎的徒步和攀登的事常挂在嘴边。


“蜀山之王”


贡嘎山顶峰海拔7556米,是大雪山、横断山脉和四川省的最高峰,也是喜马拉雅山以东地球的最高点,一度被探险家约瑟夫·洛克误测为9920米而被认作世界最高峰。


贡嘎顶峰高出东坡海螺沟的磨西镇(1500m)近6100米,如果以东坡没入大渡河大岗山电站水面(1100m)计,则高出大渡河面6500米,而中间仅有27公里的水平距离,这样的海拔落差度,放眼整个蓝色星球,也仅有喜马拉雅山南坡可以相提并论。由于造山运动,如今贡嘎山每年仍在以厘米级的速度升高。

贡嘎东坡落差图-来自星球研究所


在四川,贡嘎是康巴藏区和盆地汉区分界线,东西侧自然条件、风俗习惯迥异。尽管山中的老贡嘎寺已屹立于此七百年,但历史上不论藏地还是汉地,贡嘎都似乎很默默无闻,盛名于世也不足百年,历史上华夏典籍难寻其踪,在藏神圣之名也不及冈仁波齐、卡瓦格博,贡嘎在藏语的意思很平常——白色冰山。不论是记载有不周山(今帕米尔高原)和昆仑山的先秦典籍,还是秦汉著作,又或是唐宋大家,再到长征路过大渡河的毛主席,即使能挥笔横绝峨眉巅、窗含西岭雪,也似乎没能一睹贡嘎并为之留下篇章。仿佛这座6500万年前才由海底拔地而起的高山,是20世纪某一天才如雨后春笋冲向苍穹。


“龙脊之路”


传统的贡嘎大环线徒步线路,大致以两岔河为分叉点,形成盘盘山-玉龙西沟线和日乌且-莫溪沟线两个走向,再通过玉龙西垭口、子梅垭口等连接最终在子梅村汇合,沿着田湾河一直到草科出山,其中以日乌且-莫溪沟线的行人最多。


不过一直都觉得,传统贡嘎大环线(日乌且-莫溪沟)有点名不副实。虽然沿途雪山众多,但是基本都在沟里走,视角局限,且仅在老贡嘎寺才有机会一睹主峰。即使加上子梅垭口这样的支线,全程能观主峰的时间和路程也寥寥无几,还须寄希望于好天气,何况好马不吃回头草,好线也不喜欢走成天的回头路。


贡嘎山域的徒步轨迹和主要山峰

于早期规划时整理汇总


在日乌且-莫溪沟和盘盘山-玉龙西沟之间,由北向南夹着加则拉山、玉龙山和子梅山,海拔介于4400-5300米。其中玉龙山位于日乌且垭口到玉龙西垭口间,往北到两岔河间为加则拉山,玉龙西垭口往南则是子梅山,其上有子梅垭口。故以日乌且垭口和玉龙西垭口为界,此次所走之贡嘎龙脊线分为三段:

北段

就是传统贡嘎线,但是加了一点分支。公交一直到老榆林村后的甘孜特警队下车就可以进山,沿着榆林河电站-格西草原-红石滩-两岔河-下日乌且-上日乌且-日乌且垭口的线路行进。中间在两岔河和上日且营地扎营,一方面为了适应攀升的海拔,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有时间去观赏北段的真正精华所在——以上日乌且为大本营,轻装往返勒多曼因冰川海子和嘉子峰大冰瀑。


中段

因为整个中段都围绕着玉龙山的山脊和靠近山脊的东坡在走,故称之为龙脊。这一段也是龙脊线区别于传统线的核心段,过日乌且垭口后到达海拔4600米的莫溪沟尾营地,之后不再下降,而是过河,沿着玉龙山的东坡、山脊、垭口一路平切或横切,最终到达玉龙西垭口,沿途以斜坡草地和低矮灌木混合碎石坡地形为主。


线路走向为:日乌且垭口-莫溪沟尾营地-玉龙山东坡-希热协北4660垭口-希热协海子-希热协南4700垭口-4650浑水海子垭口-牛头垭口-4450垭口-4480海子-玉龙西垭口,此段几乎全程海拔在4500-4700米之间,相距1-2公里平行于莫溪沟,高出传统路线海拔500-800米。全程直线距离18km左右,实际徒步距离大约24km。中间在希热协垭口洼地或者海子边扎营,其中希热协垭口-牛头垭口段有人规划和走过,有轨迹可循。


此次所走龙脊线(亮蓝)在中段与传统路线(红色)的相对位置差异


这段近50里的山路,只要路上不被云团笼罩,那么近两天的路上都会置身一览贡嘎主峰和莫溪沟东群峰的超级观景台中。期间露营希热协——贡嘎山域中面积最大的高山海子。


风险:大部分山坡坡度在30-45度,虽然是平切为主,但走起来需要格外注意防崴脚和意外摔倒时的制动;暴露感强,几乎没有遮蔽,雷暴及大雨天不可行,严防雷击和滑坡泥石流,全程多数地方都可以向莫溪沟或者玉龙西沟快速下撤;路窄且斜全程无法雇马通行,高反严重及体能耐力弱者,请务必死心;大几百米的那种持续爬升没有,但会有切山脊和垭口的不停上下,唯一累的一点。


南段

玉龙西垭口以后的线路选择自由了,全看个人喜好,两沟夹一山的地形产生了三个方向:西南方向,向西下到玉龙西沟到玉龙西村,可以借此机会去冷噶错和泉华滩,然后再去上木居到子梅垭口和里索海子;正南方向,此段为未知路线,思路和中段差不多,沿着山脊和东坡一路走到子梅垭口,又是大约15km的贡嘎观景台,不过由于路程长又没有可确定的水源及营地,没敢这么一路走到底;东南方向,下到莫溪沟回到传统线上,不再作介绍。


我们南段选择了玉龙西村-泉华滩-上木居-里索垭口-里索海子-腾增沟-子梅村-巴望海出山的路线,在此严肃提醒有意去里索海子下子梅村的朋友:如果不是1000%熟悉里索海子-腾增沟-子梅村的路,建议平切子梅山东坡或者沿大路去到子梅垭口再去子梅村,不建议走腾增沟。腾增沟很容易走错路到谷底陷入原始森林和多次过河,林路难行容易导致各种危险,5小时就走得动4公里的密林险象环生,前不久还发现有人类骸骨。

此次修正后的所走的轨迹,其中玉龙西村-上木居村北、巴望海-草科乡合计约40km的路程是乘车

全程有至少有四天可以看见贡嘎主峰。


—————————————————



康定休整


禾尼乡住了一晚后,早饭后搭上旅店老板帮忙找的车去理塘。我和老史搭车到了理塘到夏天青旅取了寄存的物资,队友都已先行踏上回程,无尘因为计划去贡嘎于是便和我一路,三人坐上了去康定的拼车,全程大约5个小时。

318上著名的天路十八弯,起于雅江县河谷,终到理塘高原

打箭炉曾是康定的旧名


康定位于四川海拔2000来米的我国第一、二台阶过渡区域,南起攀枝花,北达青川纵贯全川盛产各种水果,6月正值大樱桃(也叫车厘子)和枇杷上市——于是我买了好几斤当早饭和午饭吃,出山休整能吃到足量水果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外省来的朋友看起来很少有知道四川也产大樱桃的)

水果管饱


格聂最后一天紫了指甲,康定计划休整两天到10日进山,正好趁机歇歇脚吃点好。在康定前一晚牦牛汤锅送走了老史,后一晚牦牛汤锅迎来了小羊(另一个)。


市集里总少不了大胖橘


这饭啥味道俺也不敢问


如今康定进山可以说是方便到了极致,原本在贡嘎青旅想托陈姐找个包车,但是陈姐找来的老狼说:“包撒子车嘛,包车要250块才到得到水电站。出门马路对面两块钱2路坐到底转6路就可以坐到水电站的进山口了,像你们三人坐公交去就要得咯。”



北段:传统线的延伸


早起7点过,和陈姐老狼道别就出发,早饭后公交中途转乘一下,走百来米就在转盘边坐上了去水电站的公交车。康定市一座很魔幻的城市,老城头的公交站海拔仅仅2400米,一路坐着公交到新城尾巴上,海拔就攀升到了3000米以上。公交径直穿过了新老榆林村,一直行驶到甘孜特警的驻地门前的终点站,乘车和换乘前前后后花了一个半小时左右,我们的徒步从此处起始。


换乘公交的间隙也少不了水果

公交底站向前的路翻越雅家埂去往海螺沟,前方岔路往右通往水电站


沿着路往前不远是一个分岔路,左边的是往上翻越雅家埂垭口直达贡嘎东坡的海螺沟、磨西镇、泸定石棉等地的大公路,右边则是我们进山的路,拐进去就是榆林河水电站的下端。榆林河的水色和它源头的海子一脉相承,泛着白的松石绿,即便是施工留下的水洼,只要流进了榆林河水也会变成漂亮的彩池。


榆林河水电站下端池里的河水

路边的洼地被榆林河水灌满,漂亮的水色与倒影

报春花与红石(勘误,应为大叶碎米荠)



长在河谷崖壁和红石边的杜鹃


从电站下端到上端大约4公里的路,一路用影像采集着边上各种奇花异草,不时回头向东观望——想看到蛇海子、白海子、田海子这几座离康定最近的雪山。康定6月雨没日没夜,之前几次路过加上休整差不多有四天的功夫都完全看不到这群雪山。午饭的补充是在水电站的上端门边进行的,这里也是小公路的终点,往前就是山里的土石小径了。


鸢尾


水电站上端的水池,阳光使颜色更艳


水电站到格西草原只有不到2公里,以往走贡嘎为了缩短时间的山友常提前一晚就扎营到此,第二天直接干到上日乌且(也有更粗暴的格西草原过后次日直接翻过日乌且垭口)。6月中上旬或许是贡嘎最美的季节,真正的雨季还未来临,在一年中最温润的月份里,雪线下的草地和灌木里都开满了花。



格西草原的花海

驮着高反的人下山的马帮


石头下并蒂的三花


之后过了数个豪华木桥就到了著名的红石滩——如今贡嘎日乌且沟-莫溪沟的河上已经修了很多座这样的水泥大木桥来跨越湍急的河流。红石滩的源头在背后的瀑布上面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山中——只有那里洁净的“处女”岩石,才能让约利橘色藻附着于上面生存,通过胡萝卜素的产生把石头印成红色。靠近红石滩的路边到处是石头垒起的玛尼堆,驻足休息的一会儿我也搬起石头玛尼了一个堆。



红石滩,源头随着瀑布一直可以追溯到南门关沟边5804米的多龙果山


堆一柱玛尼堆


蓝色榆林河在红石滩的大弯


下午海子群山终于有要露头的意思


前进的路上九海子和隐海子山居于谷右,潮湿且光滑的岩壁像金属一样反着光。海拔5360米加则拉山居于正前,不带一丝冰雪,把撞在腰上云拉成长条、撕成两半,把榆林河谷也撕成日乌且和盘盘山两个走向。


湿滑的隐海子峰岩壁


加则拉山


路边的猪笼草

(彩云老师勘误说是某种杓兰)


下午的路上下了一阵小雨,之后东边那几座海子雪山,在运动的云和阳光中时隐时现,看着满山的紫色杜鹃花,我们在两岔河下方的榆林河边大营地扎了营。无尘焖了香肠豌豆玉米饭,煮了蛋汤,我带的卤牛肉和脱水蔬菜也放进了饭和汤里,小羊的净水药片放在打起来的水里。大家蹲一起吃了饭,见天气雾蒙蒙,烧好开水天黑后进帐一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榆林河巨大的水声白噪音真是最好的安魂曲。


白海子的云渐渐散开

田海子山

左至右,蛇海子(5878)、白海子II峰(5864)、I峰(5924)、田海子(6070)


营地看加则拉山(5360)


下两岔河营地(3900)的清晨


睡得很深,早起还是因为有马帮前来找马,叫醒了我们。晨光给了我们晾帐篷的机会,也让东边蛇、白、田海子三雪山再次崭露,白海子侧看成峰,田海子横看成岭,经过的山顶的云被顶成巨大的帽状。


加则拉山



顶帽白海子(左)、田海子(右)


杜鹃与三海子


营地出发拐个弯,用四川话讲就是抵拢倒拐一哈——小贡嘎的尖尖就从山岭后面露了出来。之后一直到下日乌且,全程都能围着小贡嘎看,北侧的多龙果山5804——红石滩的源头之一,极为陡峭,岩石顶峰直刺天空。


隐海子山(5220)


行至两岔河桥,小贡嘎(5928)显现

小贡嘎证件照(北壁转西壁)


小贡嘎与杜鹃花


下日乌且牧场


红石滩的源头——多龙果山(5804)

往右侧远处两个最高尖依次为花岗岩柱大岩壁、鹊巴峰(5910)


走近下日乌且,牧民的白色帐篷成为一路上的地标,往北能看勒多曼因延伸向日乌且垭口的黑色山脊。小贡嘎被河对岸的山坡挡住一半,只露出顶峰和西南山脊的小尖尖,嘉子峰的顶峰大山脊也露了出来,像皇冠,也像一朵莲花。通过河谷的石滩爬上坡,日乌且峰的顶峰露出头,北面挂着巨大的悬冰川。于此休息午餐后,再走半小时过河上坡便是上日乌且营地。


小贡嘎西壁与远处的嘉子峰顶脊(6540)


去上日乌且过河的桥

(截个右上角提饱和度有点iPhone壁纸的感觉)


过河后回望下日乌且


在河水的切割下,日乌且沟每一天都在变深


含苞待放的高山杜鹃


上日乌且前的沙坡,本是嘉子峰西壁冰川覆盖

如今冰川退化只剩表碛沙石

远处偏左为日乌且峰(6376)


日乌且峰西壁


下半身被冰川沟槽遮挡的嘉子峰西壁


到达营地扎好帐篷,也不过下午两点,我们决定下午去勒多曼因冰川下的海子观赏。尽管去日乌且垭口的路上会经过海子边上,但是路过常有而好天气不常有。上海子我们选择了坡度较缓靠近日乌且垭口的西线,回程则取直走了下山快速的东线回到营地,往返约8公里,爬升约300米,全程大概是爬一小时、玩一小时、下一小时。沿草地过河顺着矮杜鹃林的土路走上去,穿过一片碎石就能到达海子边,海子被碎石包围可以沿着岸边一直绕着走,勒多曼因北壁顶峰、冰川都能看见,日乌且的冰川上面并非顶峰,而是西南山脊。


上日乌且营地(4320),嘉子峰(左6540)、日乌且峰(右6376)


勒多曼因(6112)


回望小贡嘎顶峰


日乌且西南山脊西冰川(左),勒多曼因北壁冰川(右)


勒多曼因海子前的地标石堆


勒多曼因海子的由勒多曼因北壁冰川和日乌且峰西南山脊山坳冰川的融水形成,是榆林河的源头,而传统名称为何,至今未查到。路过日乌且垭口的人到达4800米左右的位置时都能看见这个绿色的大海子,因此一般都叫勒多曼因海子或者日乌且海子。湖水是绿色,不过由于湖里丰富的浅色矿物质存在,走近看起来就像加了牛奶一样带一些乳白的浑浊,就像是勒多曼因(曼因即公主之意)在此打翻了一杯混牛奶的鸡尾酒。

勒多曼因海子(4580)全貌



海子边的自拍


走向海子中央的一个突出部

仿佛在进行一场神圣的仪式或决斗

传说走上这里能让自己的朋友们脱单


海子湖水的出口,流成蓝色榆林河


倒影——勒多曼因冰川直接汇入湖中

冰川没退化前末端没入水中的场景应该更为震撼


踩着石头可以走到湖里拍倒影
不过摔跤手可能会成落汤鸡


日乌且南峰的冰川


回到上日乌且营地还不到5点,吃过饭临近6点见天气依旧很好我便爬上营地后面嘉子峰冰川的U型运动槽边,走碎石坡区上去并不十分好走,但是上到沟槽边快,沿着沟槽顶边一直往上到4630米处的高点,静候看日落时刻金色的嘉子峰的冰川冰瀑,还有那“自由之舞”的舞台——嘉子峰西壁。

冰川运动槽下的上日乌且营地

嘉子峰与花与马



上日乌且营地的金字塔群


爬到沟槽边时,心里却是惊愕和惋惜并存,惊愕于脚边百米深的冰川运动槽以及不到四公里的视界内冰瀑和嘉子峰、日乌且峰完全呈现在眼前,惋惜于脚下这空荡荡的冰川运动槽。据记载在十多年以前,这沟槽中还流着嘉子峰、日乌且、小贡嘎三山汇成冰川,如今由于气候的变化,沟里只剩表碛沉下的黄色土石,这也是整个贡嘎地区冰川退化的缩影,贡嘎的海螺沟、贡巴等冰川每年也在以数米到数十米到速度退化消失。


爬到冰川槽边看到嘉子峰冰瀑(4500-5000)的第一眼

深度过百米的冰川沟槽

十多年前这里面还有冰川,俱往矣

嘉子峰西壁、近500米高的大冰瀑、日乌且峰(右)

一张自拍

站在沟槽边俯瞰上日乌且营地


嘉子峰和日乌且峰随着云的运动隐或现,顶峰划出壮观的旗云。在沟槽边观景台蹲候了半小时到晚上7:50分,天色暗下来,山下雾气开始往上爬,我才慢悠悠撤下去。下去的大约走了25分钟,微小的一段石坡下到底顺着草坡便回到营地,往返一共走了大概4公里,爬升350米(今天加起来一共有近20km1300m的爬升,以至于次日翻日乌且垭口的时候略显疲惫)。夜晚继续着它的云雾笼罩,星空银河在6月的贡嘎大概是种奢望。

继续往上走冰瀑显得更为巨大

嘉子峰西壁高山仰止的感觉

慢慢接近日落,金色开始沉淀在岩壁和冰雪上

和金色的岩壁与冰瀑合个影

此时离冰瀑仅1公里,离西壁约3公里

日落时分,日乌且峰往北拉出旗云日照金山

日照金山的嘉子峰、日乌且峰旗云

嘉子峰日照金山

日乌且沟的云雾漫了上来


D3早晨起来有些落雨,同营地扎营的队伍许多人都雇了马,来翻越垭口,体力更不济者则有骑马上去的。小羊评估自己体能不足,加之有些高反,雇了马驮包上垭口,并且决定和过了垭口后和我们昨天认识的另一队走传统线。


上垭口的路上回望嘉子峰冰川槽,高度达300米


路上的外国哥们,看见我在拍照很开心比出666的收拾


上垭口的路过了谷底草地河滩后就开始垭口爬升,上去路的路口前有一个垃圾堆,周围惨不忍睹……算是路上一个恶心地标。一路下着雨,路泥泞且滑,到了4700米以上则开始下雪。白雪皑皑,一路上采着高山葱准备今晚到了希热协放汤里,那是高山上开着黄色或紫色花的草,口味似葱带一点韭菜味而回甘,从格聂和贡嘎的分布来看,似乎只有海拔4700米以上的垭口附近才大量生长。


摄于格聂拉普垭口(5050),路上吃了不少


雪中看勒多曼因海子

前一天下午上来是个明智的决定


采着葱慢悠悠走攀升约3小时临近正午,到达日乌且垭口顶部,垭口顶风大且窄故少有人逗留。马帮则将那些人托运的包放在了下方30米左右的一块石头后面,给了他们一个以己之力重装翻过日乌且垭口的机会。大概是因为真的抗冻吧,只有先出发的一个外国队伍(好像是以色列人)一张在垭口边逗留,我还请他们帮忙拍了照片。


左至右:小贡嘎、嘉子峰、日乌且峰


日乌且垭口(4920)

先到的人里只有外国队在驻足休息


下垭口的路总而言之非常好走,不到半个小时就下到了莫溪沟尾营地,中途惊起路边草里一只鸟——我全程里看见的最漂亮的鸟,通体黑色,展翅则露出蓝宝石色深蓝且发亮的腹部,只是整个过程不到一秒,抓拍不及。


勒多曼因与脚下的莫溪沟


达到莫溪沟尾休息,北段的部分至此结束。等小羊的队伍跟上来,交代好事宜,又分给他两日剂量的银杏叶片,便在此别过——他沿传统线走出去,我和无尘过河,踏上对龙脊的探索。


莫溪沟尾(4600),准备过河上龙脊



中段:五十里观景台


过了莫溪沟的小河,我们沿着玉龙山的东坡行进,中途一路都是草坡和十分低矮的灌木,随处都开满了花。隔着莫溪沟对面是勒多曼因,勒多曼因身后是日乌且的顶峰,而勒多曼因背面的燕子沟里屡屡传来巨响——那是雪后初晴,雪层和岩石轰然崩塌的雪崩声,燕子沟的雪崩落石一直是贡嘎山域对登山者的最可怕的杀手。



玉龙东坡上的点地梅,从白到粉再到品红,遍地开花


紫色的绿绒蒿


点地梅与杜鹃

与日乌且峰(中尖顶)、勒多曼因(右)隔沟相望

走累了就倒在花丛中


就地标而言,莫溪沟尾到希热协垭口之间没有可以名状的地标,中途的定位除去电子设备,主要靠对面一字排开的雪山群和下方沟里的相对位置。尤其是达多曼因和朗格曼因。走到下午四点之后,被朗格曼因挡住的贡嘎就露了出来,能不能看见顶峰就全看云的动向。



这两张图片可以看出玉龙东坡的坡度在30度以上,背景雪山为达多曼因(6380)


日乌且峰


勒多曼因,左侧为日乌且峰,右侧为多贡隆巴峰(5962)


勒多曼因与多贡隆巴之间的冰川飞流直下五千尺

靠近山坳的顶部冰川中央似乎有一个冰洞


连绵的雪山分支出的多条山脊在莫溪沟显得鳞次栉比


左至右:多贡隆巴主峰(5962)、中央峰(5810)、南峰(5960)

达多曼因、朗格曼因被云盖头


多贡隆巴冰川末端在莫溪沟发育出大面积流石滩

拦截河水形成了莫溪沟大海子(4100)


勒多曼因(左),多贡隆巴I、II、III峰(中),达多曼因(右)

右边如无云遮挡的话此刻还能看见朗格曼因和初见贡嘎主峰


行至达多曼因对面时,恰好站在山脊线,影子投到了山坡上


朗格曼因(左6294),即将露头的贡嘎主峰


初见贡嘎主峰(7556)


六点钟的时候贡嘎的顶峰便全部漏了出来,我们的位置正对着贡嘎的西北山脊,角度和雅哈垭口的位置类似,但是贡嘎更为巨大,著名的魔鬼驼峰和三角形的山体角度清晰可见。随着太阳的下落,贡嘎和他的曼因们以及脚下的莫溪沟,色彩都在迅速地发生丰富而奇妙的变化。以至于不停在拍摄的误了一点行程,在天黑时没能到达希热协海子,只能在垭口中央洼地里扎了营。这个垭口的晚上,是7天里我们唯一看到星空的一天。


从左到右:达多曼因、朗格曼因、贡嘎、那玛峰(5588)

顶着侧帽的贡嘎

近大远小让朗格曼因看似和贡嘎高度相近


莫溪沟山峰一览,从上至下:

日乌且峰(最边上的小尖峰)、勒多曼因、多贡隆巴三联峰、达多曼因、朗格曼因、贡嘎、5720峰、那玛峰


达多曼因日照金山


顶正帽的贡嘎

一莫溪沟的金山——海拔够6000米才能有金顶,越高金顶越多


日照金山还属蜀山之王最为华丽


天色渐暗,金色也越来越深


贡嘎群峰与莫溪沟的巨大落差

入夜,木星升于东山之上


星空逐渐亮起,天空中的云还有一点落日余晖泛着红


扎营的洼地能看清对面的贡嘎群峰,中央一个微小的海子,可以拍山脉的倒影。但是水质浑浊不能使用。我们用剩余的水度过了一晚上,无尘第二天一大早就往垭口下的希热协海子去打水。我则留守营地查看周边地形,确定了附近横切垭口的近路,减少了重装上下希热协附近的数百米升降。


唯一看见星空和山脉倒影的一晚,左至右:达多曼因、朗格曼因、贡嘎


早晨的一莫溪沟雪山,个高的才探得出头



清晨的半个希热协海子


无尘取水路上的整个希热协海子


希热协垭口小营地


希热协垭口的迎夏


贡嘎


贡嘎峰群


向垭口横切的路上在再看希热协


突出部总是拍照好地方


一路都是草地

浑水海子的小垭口


与莫溪沟尾-希热协之间遍布支山脊,需要不停地升降或者绕行切过不同,希热协到玉龙西垭口都围绕着玉龙山的主山脊行走(我在想前一天拔高到海拔4800去走靠近主山脊的路或许会更短更直更好走?)。中间的牛头垭口和4450垭口还有最后的玉龙西垭口,是莫溪沟和玉龙西沟之间海拔最低的地方,因此这几个垭口成为水汽通过的主要地段,大风携带着云雾笼罩,晴雨变化不断。


一个4450垭口

整个山脊上地势最低的路段云团涌动,大风呼啸

像是走到了鳌太山梁(不就海拔高了千把米嘛)


贡嘎山域最易攀登的雪山——那玛峰


下午身后往雅哈垭口方向的北方山上雷声滚滚,贡嘎也浓云笼罩。位于4450垭口和玉龙西垭口中间的4480海子一直是我此行上最期待的点——几乎与冷噶错一样的角度,并且距离贡嘎主峰近了1/3,但是到达时的场景却让我失望而愣住:它干涸了。干涸的海子里只剩下了干净的灰色岩石,以及站在里面发呆的野牦牛,看不到一点淤泥——可以想象,它还活着的时候大概是壮美更甚冷噶错的一颗蓝绿色明珠吧。不过,坐在地上愣住的一小会儿,贡嘎顶峰却从浓云中探出一个头,算是内心的一点点小慰藉。



牛头垭口(4500),上面真有牛头


走了两天最想看到的一个海子(4480)

到达时却干涸了,只剩牦牛站里面懵逼


4480干涸海子边的花海

快到干涸海子的山坡上

碰见一头牦牛大小的野猪




当天唯一看见贡嘎的一刻钟

玉龙西垭口下方的一块平地


过完玉龙西垭口后,我们选择去玉龙西村——本计划去冷噶错,但是贡嘎顶峰天气不佳就取消了转而直达玉龙西,去看泉华滩。晚上在泉华滩公路岔口的玉龙西村民中住宿,老板汉语不好接待经验比较少,但是一家很热情,在上小学的孩子也很可爱,对我们走过的路充满好奇——希热协海子对许多行在贡嘎的山友或许闻所未闻,但在贡嘎山域的村民中却人尽皆知。

玉龙西垭口前的一头白脊牦牛

玉龙西垭口(4560)

垭口下正在食草的白马

雨后的耶稣光照在恩巴隆巴村(3950)

玉龙西沟牧场

传统的咸口藏式奶茶


到此,龙脊线最核心最具差异性的中段结束。虽然很少有人涉足,平均海拔也高达4600米,但是五十里通行性不错的大观景台足以喂饱眼睛:


——站在巨龙的脊背上,才能看得更远。



南段:随心想而疾动


玉龙西村南有泉华滩,北有冷噶错,两处皆是有名的贡嘎观景处。为了看日出,5点过便起来向着泉华滩顶前进——泉华滩正在建设景区,公路一直到顶,未来欲故地重游或许得掏钱买门票了。然而等候到7点半,贡嘎也未曾从云中探头。



尽管不露头,贡嘎顶峰依然用云冠宣示存在

泉华滩的上池(4100),中间站着一只赤麻鸭

泉华滩下池(4000)


原本看地图上玉龙西到上木居,再爬升到里索海子不过短短17公里就打算顺着公路走过去。但是主人却很热心地帮我们找了个便车,免费载我们到了上木居村。整个玉龙西沟的公路都在升级改造,为日后贡嘎西坡区域庞大的新景区群服务,搭载我们的司机来自泸定,在此负责公路的施工。
到达上木居,和司机师傅道谢后顺着公路穿过村,一直到村南的公路桥——就可以顺着东边的简易公路一路上到里索垭口了。上木居里接待的民宿很多,大家房子看起来也很漂亮,门前庭院里有小花园,屋子边绿油油的农田里种着庄稼,或许有农耕的地方生活都更为精致吧。


路牌预示着不久之后玉龙西沟将遍布景区


上木居村(3800)


一块诱人的绿地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摆着尾巴神气的牦牛

路标一丛绿绒蒿


去里索垭口的路很简单——一条能跑大车的土石公路一路爬到底。虽然路简单,但还是要看着脚底下,因为无尘走后面碰见了两条蛇在地上盘成一团,如同一团牛粪。后经查是两条高原蝮,且正在交媾——传说看到蛇交媾是很不吉利的事情,虽然不信这些(管你什么南墙呢,反正撞倒就行了),但是之后的山里山外的遭遇,总而言之都很不顺心就是了。

一路到顶就OK,爬升最多却最简单的垭口

呸呸呸~


过了里索垭口的路也很宽,超过两米,可以通行摩托车,只要有晴天全程都是贡嘎。路走到底,便抵达了清澈透绿的里索海子。围着海子绕行了一周,海子只有从大路上来的路口边具有扎营条件,我们选择了视野最开阔的面向贡嘎的一块小平地扎营——只为了在云雾散开的那一瞬最快地拍到贡嘎。


里索垭口(4600)附近的贡嘎云海

队友在后面十分钟

只能取较低的角度自拍


里索海子边缘浅而中间很深,像是一只眼睛,或者说像是高山上一个海洋蓝洞。或许是海子水质足够好,做饭打水时还在水边看见了濒危保护动物——大凉疣螈(一种川西南特有的蝾螈,因作为中药羌活鱼入药而被捕杀至濒危)。尽管一直守候到深夜,中间的雨下了几场,土拨鼠也来转悠了多次,快满的月亮也毛毛地在头上从起到落,贡嘎始终没有从眼前的云雾中露出。

里索海子营地(4510)


不速之客营地里来的不速之客——土拨鼠

啊!!!~~~(っ °Д °;)っ 


清晨,云海在脚下的山沟里流动,像潮水一样上涨。贡嘎露出山腰,头在云中,吃着早饭静待顶峰的出现。一直等到9点收拾装备准备打包时,贡嘎的顶峰的浓云才散开,顶峰拉着旗云登场,我才(飞叉叉)跑到湖对岸的山坡上拍摄,一直到云海涨上来看不见山。

晨光中的云海带着一点金色


倒影


贡嘎的倒影


云海之中,山岛竦峙

边缘浅中间深的里索海子像一只眼珠

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杜鹃与里索海子与山

上有旗云,下有海云

怪不得日本人管富士山叫妈妈山

管贡嘎叫爸爸山


从里索海子下山的路一开头就碰见一只在看风景的土拨鼠,拿着蔬果干上前喂它,结果打开时散落了一地——这下这个胆小又贪婪的胖家伙乐开怀吃了个够,盘了它好一会儿,我才接着往下去。此时一位山民骑着摩托车载着药材路过,问清我们今天的计划后嘱咐我们:路难走,水大务必小心。没成想这短短一句话,却成为一天里艰难行进的概括。

出发前阳光和云雾和配合让面前出现了一道浅浅的彩虹


里索海子下面小水洼边的土拨鼠

倒得好,吃饱饱


里索海子的大路可以一直往前翻过垭口到达人宗海水库出山,而我们沿着路边河沟——腾增沟下山去子梅村。起初的路还算好走,之后接近河沟,灌木变得高而密,林木变得扭曲,步履维艰。后来找到山腰上一条写有青鸟户外路标的路轻松地走过一段,到达中途的一个地标古树石屋,之后的路标成为一种误导,我们顺着路标下到沟底,又过了一次河,沿着河边淡淡的脚印和路标向着腾增沟底的原始森林越走越深。


彩云指南昨天的帖骂的对,

这些大野之线上的路标布条就是那些组织和商业队的牛皮癣广告,

鬼知道你会把路引向何方。


尽管大方向没错,但中途盖在石头上的超厚苔藓、一触即倒的腐朽树木、湿滑松动石头和密集的林木,给行进造成巨大阻碍。到伐木场草坝仅仅三公里的路,吃力地走了3个多小时,还折断一支登山杖,才在草坝对面不太好的过河处再次过河回到正路上。


黄杜鹃与贡嘎

腾增沟里看贡嘎

贴近沟底倒伏的柏木形成一片扭曲森林

桃儿七

腾增沟山腰石屋前的古树

树干直径约有两米


一头牛在我面前对视又跳舞

不知道是不是想把我举高高

前方四公里密林——卒

你管这地方,叫路?


腾增沟中的一条红石滩

唯一能看的一点小风景


腾增沟的一株康定木兰

(经老师勘误,应为一种树生杜鹃)


过河到伐木场草坝时已经下午六点半,天色渐暗,我沿大路加快速度向着子梅村前进,无尘在后面渐渐离远了。于是,有了一场乌龙——天黑时我已经走到下子梅魏式达村头贡布家,当晚也住在贡布家,而无尘则在上子梅村尾扎了营。因为联系不畅(这次小队人少并没带对讲机,而田湾河谷的手机信号要到界碑石才有),而田湾河此刻水势正大,担心她走错路河谷下到河边去,便去村外的河汊蹲守到夜里雷阵雨落下,确定没人走错到河边后才回贡布家住下。第二天早上,贡布又驮着我去上子梅村找到人,我才松了口气,找到人后贡布还很热心接过无尘的大包
先行驮回他家。


伐木场草坝(3340)的白马


贡布家一边吃早饭,一边聊起这几天的行程,贡布告诉我说我们去的希热协海子是贡嘎山域最大的海子,而昨天我们经过路并非正确的大路,大路不必过河,足以过马,而中途的古树石屋是路上最重要的地标。伐木场的草坝附近,我们到的前几天才发现有人类的遗骸(我瑟瑟发抖ing)。补充好水和能量,贡布又给我们指明巴望海出山路的要点,我们才踏上原本计划昨天就完成的出山路。

贡布家的墙上挂着四方来客的留影


大路偶有漫水路面,水从6000米的雪山顶上直流而下穿过公路,公路一直延伸数公里,在巴望海前方没入河中。是路断了么?非也,往后有挂着符咒的路标,穿过树林上到北岸山壁的摩托车道才是正路。

漫水路面,水自6000米雪山顶奔流而来

路边的花


用符咒镇着的崖上大路


巴望海的景色用一句诗来描写就是“树木丛生,百草丰茂”。和它的名字一样,往前走的路上总让我不停回望身后景观的变化,巴望又巴望。山壁的符咒之路走完就进到了巴望海景区,标志性的特点就是路标树上都挂着蓝色垃圾桶,穿行在绿色的丛林隧道中,凡过河皆有桥。


巴望海(3100),真的会下山路上不停地巴望

巴望海过后一路都是林中绿道

从金银山顶(6410)的巴望冰川发源的大河


一路上天空盖着云层,一座雪山也看不见,故而一路疾行。到达巴望海接待站——徒步行程至此可以结束了,但此时手机尚无信号,保护站也无人值守接待,只有一只在地上睡觉晒太阳的懒猫可以撸。

巴望海接待站(2960)


空地上睡觉的小懒猫


休息一会儿我们就继续沿着接待站开始的大公路往下走了,刚走几步路上驶来一辆面包车,上面正是工作人员,他刚把在我们之前下山的一队四人送到草科返回。他说端午过后小伙伴都出去玩了,就他一个人值守。搭上车,载我们回保护站取了东西,我们又要了两瓶可乐,于是乎——


头一歪,曲一嗨,
五菱当成路虎开。


一路沿着田湾河谷飚到了草科乡。

出山了可乐不能少


界碑石(2350)是石棉县和康定市的分界线,也是自然保护区的分界线

峡谷边的大飞瀑高度至少有500米


来草科乡吃鸡当然少不了,不过晚上下大雨泡温泉的计划就没实施了。

传说中的草科鸡?桌上来相会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草科回成都倒是非常快,搭老板朋友的车在石棉无缝换乘去成都的拼车,4个小时就到成都。


大渡河边的村镇
随着干流上十八级水电站的建设,大渡河如今高峡出平湖


—————————————————



关于装备


配备情况

和前篇的基本一致:

http://gearer.info/thread-47609.htm

点开看文末就是装备


负重情况

背在背上的加起来大约12kg含8天食物,每天带水约2.5L(2L凉白开,0.5L热葡萄糖水),因为打伞中途少喝了不少水,每天基本路上喝得了2L左右。

损坏情况

几大件都有战损,好在行进中能继续用。

鞋:鞋底足弓侧面衬板磨破

被格聂和贡嘎狂野的石头磨破的足弓补强片外皮


登山杖:腾增沟密林中折断中节


外锁杖的好处:就算断了也可以视情况调节长度,继续用到出山


背包:包体与背架顶梁连接处海帕龙大破


海帕龙还是不靠谱


帐篷:金字塔外帐内帐的连接插扣打油,扣不紧,后面几天全靠打8字结连到登山杖支起内帐


物资消耗

食物:因为无尘的食物带的多分了不少给我,因此剩余较多,主要为土豆泥剩余约400g,煎饼剩整包一斤,冻干粥剩一份。

药品:主要服用的银杏叶片高反适应期后就停药了,出山时剩余12片。


拍摄设备

首先声明没有单反,一天500张以上的量,要是单反全程时间都在掏机器装机器了。

设备A:索尼RX100 III,只拍照片为主的话这个应该是黑卡最值得买的了,放外壳胸口袋里拍照就跟特工掏枪一样方便,一寸的底手机怎么也替代不了,260g也就现在一部大屏手机的重量。

设备B:iPhone 7,老机器不多说,第一款防水的iPhone,风吹雨打落水无数次也无恙。

辅助设备A:富图宝八爪鱼三脚架,160g让拍星空无忧

辅助设备B:iPad Mini V,A12的核心和256G容量处理和存储图片应对自如,屏幕修图够用又不会过大影响便携性和易损害。


拍摄装备总重约800克


最重要的小事

格聂及贡嘎全程除了排泄物全部带下山,包括擦便便的纸,一些能捡走的先人垃圾也带出山,比如药品包装、个别的自热米饭盒等等。

排泄物:山上土石混合,便便铲基本挖不了坑,故排入石缝掩埋或者之后用木棍石头抹开以加速降解(所以山上千万不要随便捡木棍搅锅里啊)。


后面的一点想法

其实龙脊的想法来自彩云老师之前走白马雪山看梅里的思路,隔着峡谷登高去看对面高山。如今靠东的线走龙脊高线看完了,以后去贡嘎可以考虑下走盘盘山-玉龙西的那边,但是依然走玉龙西沟西边的高线(如图黄线走向),把雅哈垭口、冷噶错、泉华滩以及上木居后的多个大海子等串联起来,然后再把这次没去成的子梅垭口和老贡嘎寺走一遭,黄线部分预计4天左右。



END


最新回复 (0)
    • GEARER 装备者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