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行川西(前篇):格聂C线内转Hard模式

assetthl 2月前 925

【格聂的徒步环线】

格聂线走过的人很多,走法也多种多样,主要有C线和全环,全环(加上安九-喇嘛垭或安九-冷古寺东线走通)东段山谷灌木和冰川垭口难度很高,已知仅守静笃等开山怪们前些年走过,走的线路经由和天气不同都会怀疑自己走了一个“假格聂”。

而C线以热堤河谷、哈嘎拉措为节点,以线路走向变化分成南、西、北三段,各段线路经由略有不同,风光和难度也各有千秋:


南段

冷古寺到热堤河谷,可沿山腰走贴近格聂峰也称内转,便于观山,但屡有上下爬升和乱石灌木,强度较大;也可沿山脚河谷贴近公路走,强度低但观山远。

中(西)段

热堤河谷经耶勒沟翻越垭口到拉普沟,再由格木村沿河谷到哈嘎拉措;主要的变化在于翻越垭口的选择,拉普垭口海拔最高、最为漫长陡峭,通过两侧石海强度较大,另外5000米左右可过马的两个垭口则相对平坦。

北段

哈嘎拉措-出山,哈嘎拉措后可翻过哈嘎拉村后的哈日垭口沿着哈日沟出山,最为无聊,走此路不看海子的朋友建议格木村直接出山去理塘,可节省两天时间;或在哈日沟走B线拐点翻过4800米垭口再翻越5100垭口观三海子后出山;哈嘎拉措后连续翻越哈嘎拉西、东、5100垭口,经三海子到哈日沟出山,此经由强度最大,北段的风景也观最全,哈日沟还可翻越4200米垭口由若根措到禾然色巴村出山。


把以上三段每段的最艰苦的走法连一起——就是我此次选择的路线,或许是C线里最长也最艰苦的:冷古寺至禾然色巴村,并最终到达318国道的禾尼乡搭车去理塘,尽览山峰湖泊、星空万象。


全程的轨迹和规划的路线


【远远的千里进山路】

成都到理塘如今大巴朝发夕至,早晨6点半出发,午前到康定,傍晚5点半就能到达理塘。


即使天气一般,成雅高速上看也能隐约看见西方极远处的雪山


折多山:从海拔2400m的康定不到一小时跃升过4300m的垭口,让人感到第一波高反


高原的天气这个时节总是朝晴暮雨,晚饭后就下起了中雨,一直下到半夜。海拔更高一些的城外山上则积起了厚厚的雪,茫茫一片。


雪夜后的理塘,早起在客栈的屋顶上一张自拍


由理塘去冷古寺的道路要翻越海拔4400的垭口经喇嘛垭乡到冷古寺,路边的积雪深及半个小腿,不过当太阳升起,积雪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翻过垭口,几十公里外的雪山群一字排开,这是看见格聂的第一眼。之后的路上克麦隆峰是最抢眼的,四个峰顶节节高的形制就像是一座微缩的南迦巴瓦放在面前。


去喇嘛垭路上的垭口遥望格聂神山


克麦隆峰


原本的计划里路过乃干多村时准备上去看格聂之眼,不过由于五月份那群欠车祸的开越野车的**在那给自己做道场似的转圈圈,近期都难以再入,只好作罢。


新冷古寺位于格聂东南坡的虎皮坝,身后的主峰高耸入云


行车3小时后抵达新冷古寺下方约2公里的徒步起点,就可以沿着土路向上徒步了,新冷古寺就建在原虎皮坝的位置上,现在还有酒店床位可以住宿。天气的缘故,巨大的山体就在眼前,而格聂峰顶隐在云中不可捉摸。


肖扎峰西南山脊上的几座塔峰


【近近的南段观格聂】

转山的线如果看不见山就是味同嚼蜡的,好在过了废弃的日贡村后,峰顶泻下的悬冰川末端就显露出来。待到走完南坡的山脊路,下午的天气晴朗起来,洁白浑圆的主峰顶才出现,此处是观看格聂峰最近的地方之一。


废弃的日贡村,颓圮的泥墙根里长出高山杜鹃


向南坡小山脊爬升的队友,和他们相比我的负重就和轻装一样


之后到营地的几个小时走得颇为费劲,这既有初到4000米以上海拔的习服过程,也有灌木丛混合乱石路中几上几下的艰难行走。考虑到全体体力和时间,走到下午6点过,在离笑基隆沟一个山脊的沟下营地扎营,水源一般。


下午天气转晴,顶峰和复杂的冰川露出真容


第一天的山谷营地


不过下半夜晴朗的星空是全程最好的,巨大的银河相机放广角才勉强框得住,间隔拍摄几小时捕捉到数颗流星,可惜许愿不管用。照片中心因为镜头的结冰变得像牧夫座空洞一样黑暗、空洞、无物,在银心边俗称大火的心宿二无比明亮。


凌晨2:44,银心当空


凌晨4:45,镜头表面结冰,中心暗淡无光,一颗流星穿过银河


凌晨5:18,竖起的星河,一颗流星划过东南高空的摩羯座方向


凌晨5:24,银心落到地平线,接近拂晓的天空微蓝


凌晨5:29,拂晓紫薇星悬于北中,东方既白,小山峰的背后格聂圆圆的顶峰浅浅漏出头


早早起来帐篷、山面以及定时拍摄的相机镜头上都结了一层冰霜,阳光像时针一样慢慢划到营地,蒸发水汽。体验到格聂干燥的空气后,才发现此刻有一罐润肤霜和一双手套是多么重要,嘴唇和指缝附近草原和很多地方一样——龟裂了。



笑基隆沟


翻过山脊,过独木桥,穿过沼泽地,行走一个小时多方才到达笑基隆营地,不过营地并不是很明显,像是放马留下的一处小空地。格聂峰在山谷的另一侧,由谷底拔起。半天的路都是一路向西沿着草原山坡平切,中间起伏不断,蓝天、雪山、草原、牦牛一层又一层,碰见牧民便互相问候“扎西德勒”。



格聂南坡:蓝天白云、雪山牛群


向山而行,午后阳光导致过曝


走累了就躺会儿吧


岛岛河谷


岛岛河谷是一处颇为不错的营地,押后队的我和队友在此河里舒服地洗脚洗了袜子,又烧了壶水,才继续往前进。爬上河谷往前的山脊顶上,眼见为实,才反应过来此处是格聂一个经典的视角。到热堤河谷营地要经过一片牧场,数有起伏。早前下雨后的热堤河涨了一点水,踩石头过河行不通,水深大约20cm,只好强行趟过去。在一起的队友起初不愿过,但看我过了河,也知道此河不过,后面的路是无法继续的,也随后跟着渡河。



在岛岛河谷爬上山脊可以看到格聂峰西坡全貌,长长的云尾让格聂看起来像一位身着华服,风度翩翩的长者

热堤河谷,黄昏的格聂日照金山


热堤河谷夜晚依旧星汉灿烂,我一心想着拍银河的斗转星移,然而事与愿违,凌晨起夜检查相机上已是覆满了冰霜,照片和加了减光镜一样,只能看见天空中星等最高的几颗星。


晚上十点后大火拖着银心从地平线升起


热堤河斗转星移拍不出,还好可以后期合成星轨(南方双曲线),大火(心宿二)依旧是最亮的光迹


由于结冰,后半夜的照片大概只看得见天空中最亮的心宿二和木星


至此C线的东西向的南段结束,开始南北向的西段,全程的中段。


晨光里的热堤河谷营地



【苦苦的西段翻垭口】

向北翻过海拔5050的拉普垭口,是徒步环格聂的第一个控制性节点。一路爬升穿过森林和耶勒沟草原后,到达大约4600m的位置,小杨评估自己速度和体力按时过不了垭口,沿原路返回热堤村下撤。


耶勒沟向垭口爬升路上的花丛


上垭口的路上背后可远眺格聂峰,我和老史一路保持可视的间距,到下午五点才到达乱石穿空的拉普垭口顶部。常言道:“上山容易下山难。”用来描述拉普垭口的下山路再合适不过,难觅数百米的布朗巨石阵(石海)或许是这路上最难走的一段……之一。好在天气晴朗,可以一步步安稳地往下挪动。穿出石海感觉脚已经不是自己的,沿着谷底草原的路到营地已经天黑,山上的淡黄色雪绒蒿在夜晚岩石背景显得很亮,给人一种有人在挑灯夜行的错觉。最前面已经扎营的队友点亮灯,给我们引航确认营地。


回望格聂峰


垭口下苔藓团上长的低矮植物


马儿累死也过不去的拉普垭口,顶部附近遍布陡峭的碎石坡,路径全靠自己摸


海拔5050的拉普垭口


拉普垭口的下山路——布朗巨石阵


后半夜下起雨一直到第二天早上9点,云雾散去,我和老史今天打前阵向格木村先行,一路下坡三个小时不到就到达了村里。身后拉普沟分支里的雪山叫不出名字,但是形态峻美。



拉普沟外的格木村


格木村的公路向北翻过哈日垭口到安九村,全线都在施工。也许再过几年,格聂C大环线就会被开发的景区割成几段,也不会再是一周级别的大长线,而是变成几个3天级别的偏远高原短线。


正在施工的格木村到哈日沟公路


在谷地的公路上基本就只有埋头走路,不实路过的施工车辆喷来一脸的灰尘,四点多到达了一处临河草场,山谷更深处的雨幕以可见的速度在迫近,后来居上的3个队友在此扎营。没来得及又看见水有些浑担心山洪(后来发现是我想多了,水其实是上游的修路采砂场搅浑的)的我们则跑到木屋,牧民小哥招呼我们进去,躲过一阵暴雨。牧民小哥和他的父亲孩子都住在里面,我们把兜里的糖分给孩子,又谈论起当地的天气水文。


雨后,牧民住宅外的双彩虹


大约到五点半,雨过天晴,隔着窗户看见彩虹近在咫尺地挂起,而且是远近一浓一淡双彩虹。和牧民小哥道别,队友迷途不想走后几日,于此往格木村下撤,我和老史沿着公路再往前一公里的找处水不浑的地方准备扎营。不过天气说变就变,一阵雨幕夹冰雹又袭来,四根钉下地金字塔瞬间支起,躲过一阵冰雹。老史躲了一会儿,雨小了在不远处的无人牧民屋子里找到了住处,木屋应该是全程最舒爽的一晚了。


夕照仲夏雨


空山新雨后,傍晚暖色的光和雨雾形成独特而转瞬即逝的光景,这样的光照记得几年前彩云老师在白马雪山也有发过。夜晚天晴,向北终于有机会拍到同心星轨。早起薄雾浓云,素雅而冷艳。


夜宿小木屋


试拍星轨的一张事故照

但是正好抓到颗流星


格木村山沟的星轨(北极同心圆)

飘过的云在其中留下一道暗带


日出,阴阳割昏晓


早上木屋的主人上山巡视,老爷爷打了招呼问候还告诉我们有柴可以生火,就接着去看公路施工和他的牛群去了。我们把木屋收拾干净,连同之前住过的行山者的垃圾一同打包便接着出发了,路上还给前来打招呼的藏民小朋友发了几颗糖,在路上的草里碰见飞速蹿过的小蛇。


给上来打招呼的小朋友发糖,被队友抓拍


后方追上来的另外三个队友说他们气罐可能只够一天晚上了,可能要走哈日沟提前下撤。我算了下我气罐多了约半罐G5,于是把G5给了他们,然后大家评估了各自的体能状态,决定后面两天赶下行程,明天一日翻过3个5000多米的垭口,后天出山。

哈嘎拉措,正好大龙虾走在前面

走到哈嘎拉措,阴天看不出它的色泽,附近在建的公路穿过哈嘎拉村和垭口修到了哈日沟。山上放牧的藏族老阿婆,问我们去哪,还嘱咐我们湖里有鱼,他们不吃,我们可以捞了吃。


雨后哈嘎拉措南边出现彩虹


我们在湖边的巨石边扎了营,躲过一阵雨。山上挖虫草回来的藏民也过来和我们打招呼,参观我们帐篷,还问我们买不买虫草(没带现金,新鲜的又不会晒,我也很绝望啊),热情的小哥还和我们合影,给我们几根刚挖的野韭菜放汤里。



风云变幻的哈嘎拉措日落


哈嘎拉措的黄昏时刻烟笼寒水云笼山,日出时则平滑如镜波澜不惊。夜晚经过一阵狂风暴雨,日出时山和我们的帐篷上都覆盖了一层冰雪。自哈嘎拉措格聂C线的西段结束,我们由西向东的走进最后两天(或三天)的北段。

日出时分的哈嘎拉措


夜间降水后,帐篷和地面上都是冰雪,早早起来把睡袋晾起来,烘干露水


【虐虐的北段山湖路】

哈嘎拉措往哈嘎拉西垭口(5010)的路平缓且长,行在灌木石头与久化未尽的冰上,过冰面的每一步都要先用登山杖探探虚实,以防是空洞或虚雪。马帮、藏民的足迹的存在让这条路好走了许多,翻过垭口的路非常平,一直下到4900米的房子形的标志性巨石边,这已经不是路上碰见的第一块让人觉得像房子的巨石了。


穿过冰雪灌木和岩石,向哈嘎拉西垭口行进

东西垭口之间地标性的巨石


东西垭口间最低处海拔大约4870米,起初东垭口的路让人以为这又是一个平坦好走的垭口,直到最后的一百米海拔,又一个乱石穿空的布朗巨石阵砸在面前,才发现必须攀援而上穿过石海到顶。5060的垭口顶部格聂等等附近诸座雪山,下垭口只有一小段石坡和灌木就能直达4700米左右的沟底,当日不扎营我们直接从沟里穿了过去,抄近路上到最后一个5100垭口的路上。


前方布朗巨石阵

闷口糖水再干上去


拔高百余米,挡在东垭口前的布朗巨石阵


巨石阵缝里还能看见周遭的雪山


东垭口顶部比较平坦开阔,西边可以看见一座海拔5800多米的雪山


下到4700米的沟底,5100垭口的入口就在沟对面


5100垭口的路长又缓,一路上挖虫草的藏民非常多。爬上5000米海拔的假垭口后基本上没了人,地面平坦、荒凉又有些泛红,傍晚昏黄的光线下沿着疏松的沙地和厚雪直到垭口,如同行走在火星表面。


如果由哈日沟走B线上来,那么就将由南向北翻越这个4800多米的垭口


荒芜而平缓的5100垭口顶部


垭口顺着沙石路下到4850米左右,便是鳄鱼海和营地。鳄鱼海的名由我直到出山才看出来——在5100垭口上面观看,它的形状像是一只巨鳄。垭口流下的清涧从鳄鱼海营地穿过,开帐便是湖景,算是条件五星的营地。


盘在山谷里的巨鳄


夜幕落下天空中有一丝弯弯的新月,理塘方向的雷雨云让鳄鱼海的晚上成了星空与闪电的交响,而雨后的下半夜银河则当空。


雷雨云将鳄鱼海的星空照亮


鳄鱼海的星轨,东方双曲线


鳄鱼海上空的银河


海拔虽然高达4900米,

但是垭口下鳄鱼海营地风景和水源全场最佳


最后一天的出山,鳄鱼海到乌龟海的路非常好走,但是乌龟海往下到翁青措沿着轨迹就走到了巨石和过胸口高的灌木丛的混合地形中,非常难走,花了两三个小时才通过了这2公里多的下山路。之后便是沿着翁青措北岸和河西岸的大路一直下到哈日沟,一直到出山。


蓝色的乌龟海


乌龟海往翁青措的路,巨石、灌木、冰雪交错

南边山壁上挂着的小冰瀑,泛着一点淡蓝色



翡翠色的翁青措


出山的这一段出了一点小差错,让我走了一遭318。到了哈日沟我和老史走后面没看见前队3人,于是又多翻一个垭口走若根措到了禾然色巴村,才发现他们走到了安九村,此时天黑了包车司机不来接又已走出村。见天气尚可,于是和老史顺着公路走到318,在银河下走了几公里到禾尼乡的旅馆住下,第二天再搭车50块一人到理塘。


哈日沟的理塘河,九曲十八弯


若根措,面积很大,或许由于天气风景一般


国道318与毛垭大草原

早晨的国道318,往理塘方向


至此,格聂的Trekking方告一段落,接下来的下篇便是走一条新探索的贡嘎线。


【关于装备】

出发前没拍装备陈列图,直接发清单好了。


行进装

为了预防天气变化,全程直接是硬壳套软壳套速干,辅以防风手套和风暴伞;

通过拉链调整透气率,基本在-10到20度的环境运动状态都能保持一个比较舒适的体感;

为应对突发暴风雪还带了Snowlife的轻量小冰爪、Rab的-17温标eVent手套、戴适防水袜,好在都没有用上。


营地装

队友的温度计说早晚温度低于-5,不过也许是今年比较抗冻,包括夜晚在帐外拍银河,营地就一件全重仅160克的火柴棍最轻的7D羽绒服加抓绒帽就过去了,带的冰焰羽绒裤和脚套都没机会用上。


寝具

静星风吟2金字塔+TAR NeoAir Allseason气垫+700g冰焰火舞Pro,另有裁好的一米铝膜气泡膜作备份,保暖妥妥甚至有些热;

备用垫因为队友一乐气垫有点漏气就给他用了,他爱不释手,后来出山送他了。


炊具

MSR小火箭炉二代+千橡树钛锅+脉鲜G5气罐+打火石,小火箭便携好使,澎湃轰隆的声音很难有炉头能替代;

7天时间全程饮开水,日均烧水合集5-6升,累计消耗气罐约1个G5;

MSR能装开水的水袋和我的习惯实在太搭配了。


身体消耗

中途主要服用银杏叶片和维生素B、C,来缓解和习服高原反应;

每日约35g葡萄糖混合红糖水,用于中途快速补充能量;

最后一天下山由于鞋带没拉紧加之行程长,左脚大小姆指甲淤青;

高原干燥,指缝开裂,涂油戴手套后有所缓解。


鞋带不系紧,指甲要报警


【交通指南】

大交通不必细述,进出山到理塘的包车700¥/辆单程,可乘6-7人,在夏天青旅后的老汽车站坝子就可以找到,包括返程去成都康定的拼车也可在此找到。

至于进山的拦截、强制向导收费这些公告或网传的情况,暂时没有遇到。


最后于 1月前 被assetthl编辑 ,原因: 勘误补图
最新回复 (11)
  • assetthl 2月前
    2
    进山共计7天,6月1日-7日,出山正好端午节。
    坛子新版开以来头次发帖,排版功能不太熟,排版比较粗糙了一点。
  • 3
    非常详细的游记,没有压缩过的图片看起来真是赏心悦目啊。11年的时候和水电从毛垭草原自北向南翻了2个5200的垭口到乃干多村。其实这一片地区的地貌很丰富,仔细设计一下,可以走的线路也非常多,如果脑洞大点,甚至还能和自行车或者筏子之类的东西组合起来玩。

    两个问题请教一下:拍星轨是用的机内软件?电池晚上低温扛得住?

    对了,看装备清单里很多的细节,说明准备相当充分,还有为带出垃圾的行为点赞!垭口下的那个低矮植物是某个品种的红景天。
  • assetthl 2月前
    4
    彩云指南 非常详细的游记,没有压缩过的图片看起来真是赏心悦目啊。11年的时候和水电从毛垭草原自北向南翻了2个5200的垭口到乃干多村。其实这一片地区的地貌很丰富,仔细设计一下,可以走的线路也非常多,如果脑洞大点 ...
    装备者发帖插原图比公众号方便很多,因为相机照片很容易超出5M一张限制。

    后面三天四个海子,带船肯定会非常爽,特别是翁青措可以划半下午船穿过去。

    星轨鳄鱼海那张是用索尼内置的星迹app拍的视频截取的,其余是间隔拍摄app回家用ps堆栈的星轨。
    相机的话其实黑卡一块满的电池能抗2个多小时,星空的话用间隔拍摄app可以出来300张左右的照片,但是格聂晚上1小时左右镜头就会从中间开始结冰层拍不了正常照片。
  • assetthl 2月前
    5
    C线和老师水电翻的那段连上,就是大全环了,赞。
  • 6
    assetthl C线和老师水电翻的那段连上,就是大全环了,赞。

    我记得守队他们当时走的就是个环线。我们走的线路是蓝色这条

  • assetthl 2月前
    7
    咦,服务器上的图片挂了啊,我重新传下
  • 8
    assetthl 咦,服务器上的图片挂了啊,我重新传下
    有的时候是照片多了加载超时。不过我好像也碰到过照片丢了的,如果单独点照片打开没有,肯定就是丢了。不知道为啥,好像是偶发情况
  • assetthl 2月前
    9
    彩云指南 我记得守队他们当时走的就是个环线。我们走的线路是蓝色这条
    这条线真好,得4-5天吧,mark一下,以后走上把大内环连起来
  • assetthl 2月前
    10
    彩云指南 有的时候是照片多了加载超时。不过我好像也碰到过照片丢了的,如果单独点照片打开没有,肯定就是丢了。不知道为啥,好像是偶发情况
    补了两次图了,可能新开不久还是有些bug
  • 11
    assetthl 这条线真好,得4-5天吧,mark一下,以后走上把大内环连起来
    要过2个5200+的垭口,一个是石头垭口,一个是冰川垭口,速度起不来,我们原本计划是9天,最后是7天完成,绝大部分路段没有路,只能自己找好走的地方走。守队他们是走了个环线,82上发过帖子,你可以去找找
  • 12
    太漂亮了,看完楼主的贴子,我在考虑是不是入台RX100M3了。
    • 装备者
      13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
发新帖